返回

颤抖吧,渣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十九章挡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死丫头做点事毛手毛脚的,一点不顶用,烫死爷了。”

    之风爬进马车,只见顾四爷抱着脚喊疼再无往日的端方潇洒做派,四爷被炭盆烫到也会不顾风度的喊疼,至于六小姐跌坐在地上,愣愣出神好似不相信自己……自己竟会出丑?!

    “让奴才看看,四爷,不忙,让奴才好好给您瞧瞧。”

    他们都是顾四爷的奴才,又被老夫人提着耳朵吩咐过,顾四爷少一根汗毛,老夫人亲手剥了他们的皮!

    现在顾四爷叫得这么惨,之风心头直打鼓,顾不上六小姐,几步窜到顾四爷身边,跪下来为四爷除去烧出洞的靴子,丝绢般雪白的袜子同样被火星子溅出几个窟窿,顾四爷嫩白的脚趾头指甲翻起,脚背一片红红的烫伤。

    “死丫头,真不能留你在身边,做点事都要工钱,啊,脚都烫红了。”

    顾四爷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烫伤真是疼啊,恼怒指责顾瑶没用,“你去坐别的马车,快走,快走,爷看着你闹心!”

    之风翻出马车中的药膏,仔细又小心替顾四爷上药,庆幸无比的说道:“还好,不大严重,四爷暂且忍一忍疼,奴才给您上药。”

    顾瑶低头看着散落的红炭,倘若她以脸碰到炭盆,是不是已毁容了?

    没有女人不在意容貌!

    也没有女人愿意做毁容的蠢女人!

    之风边上药边帮顾四爷出气:“不是奴才说六小姐毛躁,这次只是烫伤了四爷,下一次六小姐再这么慌手慌脚,指不定闹出什么事。”

    顾瑶眉梢一挑,她可以容忍顾四爷的指责,却不能放任之风借顾四爷的势说教她,不是突然停车,她会前倾摔倒吗?

    不是她不习惯坐马车,不习惯往炭盆加银炭,她也不至于动作笨拙而生疏。

    之风说她毛躁?

    他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老古董知道什么是安全带?什么是气囊?什么是暖气么?

    她以前最差的车都是保时捷!

    之风也是因顾四爷对顾瑶的嫌弃而借机推卸责任,顾瑶可不是别人欺负到头上不敢出声的人,刚刚张口,之风被顾四爷一脚踹了个跟头,之风俊脸上满是意外诧异。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什么身份,竟敢指责爷的女儿?”

    顾四爷好似自己受了侮辱,大发脾气:“没一点的规矩了,爷的女儿再不好也不论不到你个奴才多嘴。”

    顾瑶:“……父亲。”

    顾四爷整了整衣领,俊美无匹的脸庞满是冷然,气势逼得之风等一众奴才瑟瑟发抖,跟着顾四爷能得到不少的好处,然顾四爷生气教训奴才也是常有的。

    “你个死奴才都能教训瑶瑶,爷的面子往哪里放?以后你是不是都能教训爷,爬到爷头上管东管西?”

    原来这才是顾四爷踹翻之风的原因,顾瑶颇为不是滋味扭头,之风碰碰磕头认错,“奴才知罪,奴才知罪,纵是给奴才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教四爷。”

    能说教顾湛的人只有老夫人和顾大爷,而顾湛也不一定听他们的。

    “哼,以后再让爷听见这样的混账话,先打五十板子再论其他。”

    “奴才不敢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