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颤抖吧,渣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十八章历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陆铮?!

    顾瑶隐隐绰绰记起陆铮这个名字,以前从未有过交集,顾瑶只羡慕……同此时的顾四爷一般羡慕陆铮的无限风光以及泼天的富贵。

    十二匹通身上下没一根杂毛的白马拉着一个硕大的车厢,前后有身穿重甲肩披猩猩红披风的侍卫簇拥,比旁人大出许多的车厢上挂着翡翠玛瑙等宝石,随着马车移动,宝石碰撞发出叮叮当当悦耳的响声。

    难怪要封道,顾瑶没想到陆铮出门竟是这样大的排场!

    马车堂而皇之路过,一如坐在马车中的主人一般嚣张肆意,无拘无束。

    “做人当为陆铮陆四少!”

    顾四爷感慨般咂嘴,不无羡慕的说道:“陆四少又比以前阔绰了,啧啧,哎,瑶瑶,别放车帘啊,我还没没看清楚骏马的品种,前一阵听姜老五嘀咕,皇上让陆四少线先挑进贡的宝马良驹……这样的宝马看一次少一次,能给我一匹,让我做什么都行。”

    他不爱练武,不擅长骑射,但纨绔子弟哪有不爱宝马的?顾四爷也知贡品宝马是得不到了,可还不许他看一眼,流流口水嘛。

    隐隐有几道视线扫过来,显然听到顾四爷的话,顾瑶脸庞窜起两抹微红,这个爹着实有点丢人!

    车帘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顾瑶干脆睁大眸子欣赏给陆铮拉车的骏马,做出一副爱马的样子,明艳绝俗的小姑娘到是让人惊艳不已,路人暗叹哪家小娘出落得这般好?

    顾四爷探出半个身子,直到看不到陆铮的车架,才意犹未尽缩回马车,摇头道:“咱们家的马也是不错了,可同陆铮没法比啊。”

    “他应该是陆洪的后人吧。”

    “陆洪是谁?”顾四爷费解问道,“我不说他是镇国公陆恒的第四子吗?陆洪从哪冒出来的?”

    顾瑶:“……”

    这位比她更不知已经转了一个弯的历史,显然顾四爷就没读过正经的书,不提经史子集,便是相对好懂有趣的太祖太宗朝史书都没翻过一页。

    “陆洪是太祖的好兄弟,据传是陆洪看出太祖是真龙天子,便把大王的位置让给太祖。”

    顾瑶复述太祖本纪的记载,若不是陆洪父子战死,这个天下还不定是不是姓李呢。

    陆洪父子皆亡,只留下一个遗腹子,太祖顾念兄弟情分,收陆文为义子,并赐姓李,平定天下大封功臣时封义子为世袭罔替的镇国公,后来因义子李文同太祖的女儿端福公主有情,太祖才让李文改回陆姓。

    陆文只同端福公主花前月下,缠绵恩爱,既不管朝廷上大事,也不要任何权柄,仗着是太祖义子兼女婿的身份做了不少强买强卖的事,最爱金银田产。

    他从不同父亲陆洪的旧部有任何的牵扯,对太祖唯命是从,他是不多的几个熬过太祖清算功臣的勋贵。

    太宗登基后,外蒙叩边,因为太祖对文臣武将残酷的清洗,朝上竟是无人可用,连败七战,雄兵危及京城,逼得太宗差一点迁都,朝廷动荡之时,陆文佩戴太祖所赐宝剑上殿请命出征。

    镇国公陆文是太宗嫡亲的妹夫,太宗隐隐知晓妹夫并非看起来纨绔无能,太宗同陆文密谈三日登台拜陆文为帅,把所剩不多的将士交给陆文,结果陆文大胜而归,打得外蒙联军丢盔弃甲,二十年不敢再起叩边的心思。

    不过陆文在疆场上受了重伤,回京不久便一命呜呼。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