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从救曹操长子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26章 管束桀骜不驯的亲眷子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曹胤叹口气,对丁辰无奈的道:“你可能不知道吧,这些后生的父辈多是武将出身,平常在战场上杀伐决断惯了,自然也影响到他们的儿子。

    这帮后生虽然年少,但个个以成为他们父亲那般勇猛战将为荣。

    虽老夫三番四次叮嘱,进学堂不许带刀子,可是依然有人当成耳边风,私自夹带。

    昨日就有几人争执起来,差点闹出大事。

    若他们有什么闪失,老夫自觉担不起这责任,所以才去跟孟德请辞的。

    谁想到他竟然把你派了过来,真正闹出了人命,想必你这身份,也无法对他们的父辈交代吧?

    所以听我的,今天咱们授完课,一起再去跟孟德请辞,或者让他派子脩前来坐镇。”

    “叔祖先去授课吧,待孙婿授完课再说,”丁辰听着这位叔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心里有些好笑,说到底对方还是没有震慑住这帮中二少年的气势。

    想来曹丕曹真曹彰等人,也不过是后世初中生的年纪。

    这个岁数的孩子,本来就在叛逆期,以不服从管教,敢于挑战老师或者长辈为荣。

    再加上他们的父辈都是在战场上砍人的猛将,他们自然比普通孩子还要彪悍的多。

    如今却让曹胤这么一个谨小慎微的长者来教授,他必然不能服众。

    曹胤见丁辰对自己的建议似乎不怎么认同,只好摇了摇头,迈步出去,心想你一个女婿,等你给这帮小祖宗授一次课,就知道老夫有多难了。

    真正打不得,骂不得,白白受气,说不定你比老夫跑的还快。

    曹胤走后,很快就传来稀稀落落的读书声,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这是《论语.里仁篇》里的句子,丁辰得益于九年制义务教育,从上幼儿园就会背诵了。

    可是曹氏学堂这帮家伙,都这个年纪却依然背的磕磕绊绊。

    丁辰想着,真该把他们扔进后世补习班里去,让他们试试新时代的少年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闲极无聊,他随意翻看着书架上的书籍,有许多是曹胤对古籍的注解。

    平心而论,曹胤的学问是很好的,但却是为读书而读书,并没有想着学以致用。

    不知不觉,日上三竿,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丁辰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曹胤一声叫喊:“放手,你们干什么?”

    丁辰一激灵,只听得旁边那课室里一片嘈杂,一帮尖脆的声音叫喊,显然是在吵架。

    他连忙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迎头正碰见曹胤从课室中急匆匆走了出来,急道:“快,快去叫人,打起来了,还有人带了刀子。”

    原来这曹氏族学中,除了一帮曹氏夏侯氏亲眷子弟之外,还有许多两家外戚的后生。

    许多外戚攀附到许都之后,孩童也在这曹氏族学读书。

    如此一来,在孩童中间自然就分为曹氏外戚和夏侯氏外戚两派。

    两边互相攀比自家长辈的军功,起争执也在所难免。

    昨日便有曹氏外戚偶然提及,当时征伐袁术时夏侯惇在苦县郊外全军覆没,率军援助小沛时又一次差点全军覆没,后来升官一步也没落下。

    夏侯氏的后生们觉得被揭了短,气愤不过,于是动起手来。

    当时曹胤控制不住局面,扬言要去请曹操,这才把一帮后生们给唬住。

    没想到今天又开始了。

    如今曹胤真的想去把这里的实情告诉曹操,这帮少年动不动就掏刀子,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没想到他一出门就碰到了丁辰。

    丁辰愤然道:“我去看看,是谁胆子这么肥,敢在学堂打架,还动刀子。”

    “哎呀,你去看有什么用,”曹胤急道:“这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快去叫……”

    他话音未落,丁辰已经跨进课室,厉声道:“要造反?”

    奇迹出现了,嘈杂的课室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方才还斗的跟乌眼鸡一般的两派后生,他们有的手里拿着刀子,有的拿着木棍,见到丁辰到来,瞬间跟施了定身法一样,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慌张。

    站在后面的曹胤也瞬时愣住了,这个曹氏女婿,竟然把一众顽童都震慑住?

    丁辰踏进课室的门,只见宽敞的屋内有四五十个少年,已经分成两拨,正在手持凶器对峙。

    而曹丕曹彰曹真等公子则超然物外,没有加入战团。

    想来也没人敢跟曹丕曹彰等人敌对。

    “子文哥哥,您怎么来了?”曹丕曹真曹彰等兄弟迎了过来。

    曹丕看到丁辰脸色不好看,当即回身指着一帮人喊道:“没看见谁来了么?还不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曹范夏侯惠等见过丁辰的,依言把手中的棍棒刀子扔在地下。

    有不认识丁辰的外戚子弟,偷偷问道:“这小子是谁呀?你们怕他作甚?”

    “闭嘴,他就是丁子文,诶,你怎么还拿着棍子?”

    “嘶……他就是丁辰,天呐,这么年轻。”

    ……

    他们纷纷把手中凶器扔了。

    这些中二少年固然叛逆,但是他们却崇拜真正的英雄,只要能让他们认可,他们便死心塌地的拜服。

    而丁辰立下的赫赫战功,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煞气,正是他们所崇敬的。

    “子文哥哥,您来这里是……”曹彰恭敬的笑道。

    丁辰扫视了众后生一眼,语气冰冷的道:“岳父让我来给你们授课,没想到第一天来,却看到这一幕。

    有本事别在学堂里打,随我去到两军阵前,刀刀见血那么打。

    你们谁敢?”

    众少年全都低头不语,鸦雀无声。

    若说别人前来说这番话那是吹牛,可是这帮后生们却知道,眼前这位少年,不止指挥军队立下了别人一生难以企及的功勋,他更是跟曹丞相亲自在阵前赌过敌军人头。

    更是以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居曹氏五大方面军统帅之一,麾下的陷阵营乃是曹军之中不亚于虎豹骑的精锐军队。

    以如此履历,的确可以令他们仰望。

    “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曹范低声说道。

    “在子文哥哥面前,我们怎敢打架?”

    “子文哥哥来给我们授课,那是我们的福气,”曹丕接口道:“以后谁要是再在学堂内动手,看我不收拾他。”

    曹丕作为曹氏二公子,虽然没有曹昂那样的威慑力,但是在学堂中却也没人敢惹他。

    只不过他以前不想管这些闲事而已。

    曹丕接着转身,讨好的对丁辰笑道:“子文哥哥,这下您放心了吧,您什么时候开始给我们授课?”

    丁辰指了指扔地下的刀子和棍棒道:“把这些东西都清理出去,现在正在背诵《里仁篇》是吧?

    给你们半个时辰,能在叔公面前背诵全文者,去那边课室,我给他讲授兵略。

    若是不能,那就一直留在这里,直到能背诵为止。”

    “我已经会背了,”曹真赶忙举起手,转身找曹胤道:“叔公,侄孙这就背给您听。”

    曹真做梦都想跟丁辰学兵略,他要靠学到真本事,摆脱这种寄人篱下的状态。

    听闻丁辰要来授课,他自然欣喜万分,第一个响应。

    其余少年也都忙碌起来,有几人把那刀子棍棒收拾了出去扔掉,有的开始手忙脚乱的翻书。

    哪个少年不想立下丁辰那样的功勋呢?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