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三百九十九章 聪明的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江森在申医吃饭的地方,现在是固定的。二号食堂二楼二号包间,原本是学院领导拿来招待“次一级重要客人”的专门场所,但现在每天只有江森一个人使用。而且除了这个房间之外,就连做饭的灶台,拿来储存食材的仓库,还有做菜的师傅,也全都是直接承包下来,费用由国家田管中心出,申医这边貌似也只象征性地收了一些。

    看似好像有点过分了,但其实远远不然。

    毕竟江森现在的价值,就好比约等于除翔飞人外的一整支中国田径男队,一个人理论上承担了要拿五枚奥运田径金牌的重任,这点待遇,完全是理所当然应该享有的。

    而且并不客气讲,这其实还有点委屈江森了。

    因为如果非要比较的话,眼下翔飞人的团队,对飞人的保护程度至少是江森的数倍以上。

    真要斤斤计较起来,江森这点待遇能算什么特权?

    无非就是一个灶台、一个冰箱、一个做饭的师傅、几个摄像头,外加特定的吃饭场所,和每天新鲜购买的食材而已,连工带料,算上场地租金,哪怕是在申城这种高消费地区,每个月的真实成本,也照样撑死了也超不过三万——区区三万块,申城的大开小开们,晚上成群结队去会所消费一趟,喝一顿花酒的支出,都不止这个数。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江森现在的日子,过得已经堪称朴实无华至极了。

    就是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双料世界冠军而已。

    中午吃条鱼都能我草上半天。

    “我草!这条鱼好大!来来来,多吃点,多吃点。”江森坐下来后,没一会儿饭菜就上桌了,每顿饭三菜一汤,外加六两米饭,还有水果、甜点。

    菜的分量也足,不管是鸡鸭鱼肉,都是足斤足两的买,买来后先经过申医这边的食品安全实验室检测,确定没有各种激素超标才能下锅。所以每顿饭都这么多东西,江森一个人当然吃不完,于是他就干脆带上宋大江这个穷逼,两个人一起消化。

    宋大江于是也就接到了另外一个任务——因为每天跟江森同吃同住,所以每次江森被验尿的时候,宋大江也要留半管尿液,作为江森尿液的对照组。

    所以他相当于是在每天跟着江森白吃白喝的同时,还参与了一项国家级别的实验研究。

    研究内容就是——被人研究。

    虽说对于一个申医高材生来说,略有点怪怪的,不过看在还有每个月五百块巨款研究补贴的份上,宋大江也就啥都不说了。妈的吃喝免费还有钱拿,每年还有奖学金、助学金,宋大江怀疑自己五年读完,搞不好能会老家盖间新房。

    特么的果然读书改变命运。

    刚来申城不到半个月,宋同学就直观地感受到了高考带来的好处。

    两个死穷逼中午一通风卷残云,半个小时左右,就把满桌的饭菜吃了个精光。

    饭后江森手里拿个黄桃,一边啃一边走下楼。

    宋大江摸着吃得滚圆的肚子,手里提着半袋子水果,倒是想吃,但实在吃不下了。

    “下午去图书馆?”江森随口问宋大江。

    宋大江嗯了一声,又弱弱地反问:“你不想去吗?”

    作为江森的“对照组实验体”,宋大江带薪白吃的同时,唯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他必须得全天候跟在江森身边,因为谁也不知道,国际(阿美利克)反兴奋剂组织的“验尿官”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而如果验尿官出现的时候,他刚好不在江森身边,那他的这笔补贴可能就拿不到了。不过最近这个星期以来,两个人的合作倒是还算不错。

    宋大江每天都要去图书馆自习,江森也没硬要求他留在寝室里——哪怕江森自己认为,其实留在宿舍和去自习室,学习效果压根儿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404寝室里长期安安静静,根本不会被舍友影响到,反倒是去图书馆,他时不时要被不认识的校友打断一下,那才是真的影响学习——可是宋大江既然有这个意愿,江森也就非常通情达理。

    因为江森知道,从社会较底层考到申城的孩子,自尊心总是比较强的。你不能显得特别可怜和同情他们,也不能不足够尊重他们,很小的举动,可能都会引起他们内心的不适。

    有些事情,绝不能用强权来粗暴地解决,而需要日积月累的潜移默化。

    江森相信,以宋大江高考能靠满分的智商,最多不超过半个学期,他一定能明白过来,自习室和寝室到底哪里更适合学习,以及目前这个情况,到底谁更应该主动去迁就谁。

    等他自己明白过来,他自然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半个学期,不过也就两个月而已,这点耐性,江森还是有的。而且为了维持同学关系以及在校期间的口碑,江森也觉得确有必要如此。

    而如果宋大江半个学期后还是反应不过来——那就让学校给他换个宿舍,顺便换个更懂事的“对照组参照物”吧,研究生那边的二人间,空房间应该还是能腾得出来的。而实在要是没空房间,话说林大冲都搬出去住了,难道森哥不行?

    要知道,叉叉酒店离学校也就两百多米远……

    说不定人家酒店根本不收钱都愿意让江森免费住到大学毕业。

    当然,前提是江森明年奥运会,不能失手……

    “Johnson!”江森还没回答宋大江的话,两个人刚走出食堂门口,前方就走过来一个穿大白褂的白人,身边跟着两个穿便服的受国际机构雇佣的中国同胞。

    江森倒是不算意外,这才不过是这星期他接受的第二次尿检而已。

    “hey~!”江森走上前,跟那个白人握了下手,然后对程序熟门熟路,先拿出手机,呼叫了一下留守在申医的田管中心的工作人员。

    然后几个人边走边聊,等走到宿舍门口,江森住的404门外,田管中心的人,申医生化实验室的人,就已经拎着一个箱子,准备就位了。

    江森打开门进去,屋里没人,武晓松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然后验尿官和申医的人跟着江森走进厕所,田管中心的人拿了摄像机跟拍,江森一泡尿接了三管还有富余,兴奋剂机构拿了两管,标记为A瓶和B瓶带走,申医这边则留下江森的C瓶,标好日期和取尿时间,放进了冷冻箱里。江森嘘完后,申医又拿了宋大江的尿样,标记为C2——江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但总感觉好像有点侮辱五道口和中关村的意思。

    总之一通复杂的操作后,两拨人拿着嘘嘘离开后,404房间里,总算又恢复了安静。

    宋大江很是感慨道:“你真厉害,我要是被那么多人盯着,肯定尿不出来。”

    “没事,我大我骄傲,不怕看。”

    江森淡淡炫耀,又来了句,“不过这泡尿,成本很高啊。”

    在接下来的在奥运会开始之前,以及奥运会结束后的至少一年时间里,申医的生化实验室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要用来存放他和宋大江的嘘嘘样本。

    按照每个月十次左右的频率,估计会积累下很多。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实验室的人偷拿他的嘘嘘出去卖……

    毕竟网络上的变态这么多,等他将来更将大牌了,肯定是不缺这方面的市场的。

    “嗯……”宋大江对江森的“我骄傲”没有具体的概念,只当江森是像所有男孩子一样,靠语言夸大和吹牛逼来强调自己这方面的尊严,轻轻敷衍了一声,就坐回了课桌前。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