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92章 少赛一项照样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啧啧,了不得,了不得……”大晚上的,申城高科区公安分局重案调查科办公室里,肩上戴着和东瓯市公安系统一把手一模一样衔章的白衬衫大佬,拿着周扬的资料,啧啧称叹,“东南亚两届无规则格斗地下拳赛冠军,香江叉叉会双红花棍,曲江省厅网络在逃犯……”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陡然抬起头,望向正打瞌睡的的江森,颇为惊喜地说道:“江森同志,你说我是该说你命大啊,还是该说你本事硬啊?这么穷凶极恶的歹徒,被你一脚踢进抢救室,了不得,我看你更了不得啊!世界冠军里头,你算是我见过最能打的了。而且打得漂亮,一招制敌,堪称教科书式正当防卫,大家说是吧?”

    大佬转头问四周。

    四周一大群大大小小的警官纷纷点头,夸赞江森这一脚踢得稳准狠,充满艺术感和爆发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电影呢。

    郑悦忍不住道:“领导,既然没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江森明天还要去罗马,接下来还有几场重要的比赛要参加,要去拿奥运门票的。”

    “哦,可以,可以,快回去休息吧。”大佬笑呵呵地起身,跟江森握了下手,“让英雄受惊了,我建议啊,你以后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出门,你现在要是出点事,可是整个国家的损失。”

    “就是!”卢主任愤愤道,“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出去找女孩子,像什么话!”

    训练中心的肖主任眼看没出什么事,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些,“好了,没事就好,年轻人犯点生活上的小错误,在所难免。不过小江啊,你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备战奥运,恋爱可以晚点谈嘛,着什么急?就你这个样子的,还怕找不到女朋友?”

    江森道:“我没有……”

    “不用解释了。”肖主任一脸“我不听、我不听”的表情,走到白衬衣大佬跟前,握了握手,道了声“给大家添麻烦”了,就带着江森离开了办公室。

    郑悦和他的女助理,还有千里追夫而来抓包的郑夫人,从后面跟了出来。

    “你又跑来干嘛?”郑悦明显有点不高兴。

    再次没抓到郑悦偷吃的郑夫人,低着头很抱歉,“我想你嘛……”

    “像什么话!我以后干脆别出门算了!”

    “……”

    江森听着身后的动静,嘴角微微上扬。

    郑悦这狗东西,运气真是好到上天。

    要不是遇上他这边的事情,这货搞不好半小时前已经被他老婆抓奸在床了。

    刚才他老婆刚到申城,一个电话过来,郑悦刚好人在高科园区这边,他老婆还不信,他就干脆让他老婆直接过来一趟,结果自然非常让他老婆尴尬和颜面扫地。

    想必这次之后,他老婆肯定再也没脸满世界抓奸了。毕竟某种意义上,她这次的莽撞行为,确确实实让郑悦在一大群“大人物”面前丢了脸。

    一行人出了申城高科区公安分局的门,江森又煞有介事地帮郑悦打个小掩护,让他今晚再加加班,争取在明天天亮之前,把和田管中心的代言及其他活动费用的分成合约拟好。

    何助理已经被谢安龙授权,可以直接代替谢安龙签字,公章也带在身边。明早或者明天下午签完协议,江森晚上就能直接离开,时间刚好来得及。

    郑悦一本正经地说好,又白了他老婆一眼,光明正大带着他的女助理,直接转头就走。

    江森看着郑悦那胜利的背影,抬手看看时间,都特么快12点了,今天早上刚从国外回来,他差不多一整天就没消停过,不禁微微摇头,“走吧,困死了。”

    肖主任嗯了一声。

    卢主任则问道:“要不要吃点宵夜再睡?”

    “不用了,不饿。”江森摸了摸肚子。

    刚刚一个小时前才从餐厅里出来,今天的作息,真是乱套了。

    一行四人坐上中心的车,老苗从头到尾,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约莫半个小时后,江森回到宿舍,刚洗完澡出来,就接到了安安的电话。

    “森森,对不起啊,今晚都是我不好,你没受伤吧?”

    “嗯?”江森转头看看时间,12点半了,奇怪道,“刚才的事,跟你有关系吗?”

    “是我爸,他让人盯着我……”

    “刚才想打死我那个,是你爸派来的?”

    安安沉默片刻,小声道:“嗯……”

    “我靠……”江森无语道,“姑娘,话说我就只是想把兔子要回来,今晚差点把命都搭上,算了算了,宾宾让给你了,监护权我不要了总行吧?”

    “不说宾宾了。”安安显得很消沉道,“我爸本来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周扬他真动手了。他现在在医院里抢救,刚抢救回来,等他好了,我让他跟你道歉。”

    江森道:“大小姐,你们家犯罪了啊,你这么淡定?”

    “不然呢?”安安道,“我妈已经让律师回东瓯市处理了,明天天亮就跟那边的受害者家属和解,无非是多花点钱。”

    “姑娘,你对你家里这套很熟悉啊?”

    “我也不想啊,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又不是我能选择的,你能别告周扬和我爸吗?他这回也没打伤你,顶多是个寻衅滋事……”

    “你这个价值观,是不是有点扭曲?”

    “是吗?那你想我怎么改啊?去受害者家里下跪磕头道歉吗?我家都打算赔钱了,周扬也遭报应了,接下来还要坐牢,我还能怎么样啊?”安安有点生气道,“我爸在申城的资金已经全部被冻结了,我家里几个项目的资金链明天就要断掉。接下来要是我爸公司维持不下去,几百个员工,加上工程队的,光工资遣散费就要好几千万。你这一脚,把我家十几年攒下的钱都踹没了。东瓯市和申城的两地警察还要继续查我爸,曲江省省厅的人已经往这边来了,我妈都快哭死了,我不说点实际的,还能怎么样啊?”

    江森听得一愣一愣,“那……我错了?”

    “没事,我原谅你,谁让我自己跑去招惹你的……”安安叹了口气,“我早该听我爸的,别招惹你就没事了,我爸这两年,本来都想金盆洗手了。”

    江森叹道:“金盆洗手,真是永恒的诅咒。”

    “是啊……”安安再次深深叹气,“算了,不说了,我就当自己做了个梦吧。我接下来估计得自力更生了,我家雇的阿姨都不想给我家干活了。不说了,明天还要上课呢,再见……”

    江森还来不及说再见,安安已经挂了电话。

    安安房间外,梁玉珠推门进来,“安安,跟谁打电话呢?”

    她没回答,而是站起来,走过去抱住梁玉珠,“妈妈,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不知道。”梁玉珠哽咽道,“明天我先让人把东瓯市那边能卖的房子都卖吧,先想办法把你爸保出来再说。你爸也真是的,非要把周扬这个定时炸弹带在身边。”

    安安嘟囔道:“我爸还想我以后嫁给周扬呢。”

    “所以说你爸没文化啊,跟周扬一样,两个都是文盲。”梁玉珠垂泪道,“跟你爸一起起家的那些个,早就开工厂当老板,现在有些都是人大代表了。就你爸,除了放贷,什么都不会。这下好了,一下子出这么大的事,资金突然这么一断,那几个楼盘,我看是要烂在地里了。”

    安安问道:“那交不出楼怎么办?”

    “先把项目低价打包卖了吧……”梁玉珠道,“现在楼市行情好,总有人接手的。”

    安安奇怪问道:“东瓯市的项目,怎么没被冻结啊?”

    “冻结个屁,你以为凭你爸一个人,能撑得起这么大的盘子啊?”梁玉珠忽然咬牙切齿,“我看那些个人早就等着你爸出事呢。所有的黑锅都让你爸背了,他们才好趁火打劫。

    上回周扬打人,我看也是他们故意安排的。

    我当时就说趁早认罪赔钱算了,一个个死活不肯,非要让周扬往外逃,他那么一个大活人,能逃到哪里去啊?出了事就全都让你爸扛着,没出事就把脏事儿全都交给我们家来做……”

    安安抱着梁玉珠,听着这些她从来没听梁玉珠提起过的事情,这才依稀有些明白,原来她爸也不过是替“有些人”打工的。表面上看起来很牛逼的安总,原来这么身不由己。

    “以后咱们家,就老老实实,过点太平日子吧。”梁玉珠抱着安安,摸着她的背,“这个行当再干下去,早晚要出事的,连你卫叔叔,都跑去省城搞高科技了。”

    “唉……”

    安安不由叹了口气,卫叔叔,以前安大海身边“军师”一样的人物,高利贷怎么放,放多少,都是他策划的。结果就这么一个货,现在摇身一变,居然成了省城某知名互联网企业的高管,负责企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市场开拓方面的工作。

    那特么……不还是放高利贷么!?高科技个屁啊!

    不过梁女士确实说得没错,安大海确实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然要是老安能学卫叔叔,也能稍微放下身段去给互联网高利贷公司当高管,今天也不至于搞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其实最近两年,她家的放贷业务都已经开始逐渐剥离,走向正规行业了。

    安大海公司里将近一半的资金,都已经投进了东瓯市的房产开发、建材运输、室内装修和物业管理这几个行业。最多再有三五年的时间,她家应该就能完全洗白成一个从上游到下游全覆盖的地方综合性房产集团公司,每天抖脚收租就行。

    结果谁能想到,周扬那个傻逼,先是前年年底在征地的时候把人给打残了,今晚上又傻不拉唧去单挑江森,结果被江森一脚就踢成半死,还落到申城的警察叔叔手里。

    连带着,安大海刚才也直接被申城这边的公安带走……

    看样子,申城这边的有关部门,应该是早就已经盯上她爸了。她家在申城钱多却人少,一时半会儿的,除了几个律师外,根本什么强力人物都找不到。

    那一大笔原本打算拿来开发申城的资金,恐怕这回是难逃充公的结局——毕竟是通过民间不合法集资的路子得来的,别说什么绝不是只有安大海一个人这么干,现在的情况是,谁落网谁就自认倒霉,谁让你本身这事儿就不合法呢?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