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袁太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88章 天子之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一合之间。

    夏侯渊已经试出袁耀的武艺。

    他不由生出大喜之色。

    这也令他顿时眼中精光爆闪,看到了擒贼先擒王,以此结束这场争斗的关键。

    夏侯渊挥刀纵马,再度袭向袁耀。

    不过,如今之间,是袁耀厮杀略有上头,有些脱离战阵,纵然是形影不离护卫的亲卫军,也无法再其危机之间迅速赶来。

    见状,袁耀眉宇间紧缩,虽然以他目前还战力,绝非夏侯渊之敌。

    但既然已经选择上阵厮杀。

    面对敌人的刀剑,又岂会畏惧不前?

    敢于直面敌人锋芒,便是这一两载的军旅生涯,袁耀得到最直观的答案。

    “杀~”

    一席咆哮。

    袁耀亦是再无所虑,心怀无畏之色持剑迎了上去。

    两骑相交。

    眼瞧着袁耀奋勇当先的杀至,夏侯渊冷声道:“勇气可嘉!”

    此话落下,却又顿时面色转变为一丝丝轻蔑之色道:“不自量力,不过是殊死一搏罢了。”

    但由于已经试探出了袁耀的实力,故而对于其殊死一搏,夏侯渊也并未有过多的思考。

    二人相交,再度战至一团,刀剑交鸣,你来我往。

    转眼已走至二十余合。

    但此也绝非易事!

    夏侯渊刀法娴熟且老道,勇武非凡,亦是进入了一流战将的行列。

    与之交战如此之久,袁耀只感觉到压力愈加在倍增。

    甚至于……

    仿佛一双臂膀早已被震得失去了知觉般。

    双方持续对垒,袁耀却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双方战力的差距,已经令袁耀感受到了后劲难以维持。

    而这一幕的发生,自然也瞒不过夏侯渊的双眼。

    他顿时敏锐的感觉到了,遂立即继续加大了攻击力度。

    一刀又一刀的再度斩落。

    袁耀只得是咬紧牙关,苦苦举剑支撑着。

    “袁耀小儿,汝非我敌手,速速缴械投降吧?”

    “现在投降,乖乖送上天子,本将尚可考虑给你一条活路。”

    眼见大局已定,夏侯渊也不免开始以言语动摇着袁耀的求战之心。

    可惜,袁耀的坚硬态度,岂能被影响?

    眼瞧自己的一席话并无丝毫作用,自感无趣,夏侯渊亦是闷声不言,誓要出全力,一击拿下袁耀。

    渐渐地……

    夏侯渊大刀开始暗暗蓄力……

    若是这一击,袁耀的处境将岌岌可危……

    甚至于,非死即伤!

    “袁耀,受死吧!”

    眼见着这一刀便在夏侯渊的高吼下欲要斩下。

    却是忽然之间,一阵无比轰鸣的吼声于乱战中彻响着。

    “贼子,休伤吾主!”

    于此关键之机,许褚千钧一发的纵马赶来,一刀直直荡开了夏侯渊此倾注全力的一击。

    一击而过。

    夏侯渊受到巨力灌注,直直倒退数步。

    方才止住脚步,遂面色陡然面色。

    下一秒,他才以一种震惊的眼神直直望着这道体型魁梧且高大的坚实身躯,目光中透露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夏侯渊从方才的一击间,能够感受到此将非同小可!

    恐怕武勇并不在自己之下。

    “少主,可否有大碍?”

    闻言,袁耀面上方才浮现出些许笑意,轻描淡写道:“索性仲康来得及时,无碍矣!”

    眼瞧着许褚赶来,袁耀心下自是长舒一口气。

    他随即微微纵马退至其身后,前去对付其余普通士卒。

    则将舞台交给了许褚。

    对付夏侯渊这样的,他此时还是不适合……

    并不是他这个战力层次的可以奢望交战的。

    而听闻了袁耀流露淡笑的回复,他方才长长缓了一口气。

    其实许褚早在一开始便已经注意到夏侯渊前来攻击袁耀。

    他原本也正准备迅速上前救援。

    但在瞧见袁耀竟在二十余合间,能与之战得你来我往,许褚便稍微有意间放缓了脚步。

    直到最关键的一击,他才千钧一发的赶来。

    这其实与近段时日以来的经历有关。

    许褚作为亲卫将,几乎是与袁耀形影不离。

    自然对于其近段时日一直苦练剑术,以为增强自身战力,好在战阵间增加保命能力。

    而此想法亦是在皖城郊外所遇刺客截杀有关。

    那一次,就是他孤身在外……

    身旁并无许褚这等虎将随行,却是给杀手寻到了良机。

    这就不由令袁耀嗅到了一丝丝的危机。

    苦练武艺极其有必要。

    不然,若是武艺低微,却还时常征战沙场。

    那不是不将自己性命当一回事吗?

    毕竟,战阵之间,各式各样的情况层出不穷。

    护卫再为甚密,也终究会“百密终有一疏。”

    此刻,自己有武艺傍身,方才能有自保。

    故而,也正是在那次遭遇刺杀以后,袁耀便下定决心苦练武艺。

    他基于此事,甚至不惜向军中诸将予以虚心请教。

    许褚自是知之甚详。

    但此时的他,却是已经过了习武的黄金年龄。

    依太史慈的观点,目前的袁耀不在适合习练长兵器。

    概因长兵器对于力道、技巧以及熟练度都需要多年的时间前去积累。

    而大器晚成的袁耀,自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

    思虑了许久,太史慈方才是推荐了剑术,并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剑者,乃修身养性之根本也!”

    “寻常之人习练剑术,一为强身健体,二为自保。”

    此言落罢,太史慈语气顿了一顿,随即又继续道:“但剑术却又往往是学问最为高深莫测的。”

    “若能将剑术练至大成境界,则也可凭借一剑而远走天涯,仗剑行天下。”

    也基于如此,袁耀选择以剑为器,苦练剑术。

    方才许褚瞧着袁耀与夏侯渊竟是能够与之抗衡以后,他在瞧着彻底没有生命危险以后,方才给足了袁耀与之较量的时间。

    对于习武之人而言,一昧的苦练,其提升非常有限!

    若是能够与强者交手一番,那之后所受到的感悟,定然是受益匪浅的。

    此道理许褚自然明白。

    故而,方才他也是冒险为之!

    索性,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并未有意外发生。

    而接下来,袁耀自然也是揉着无比酸痛的臂膀将舞台交给了许褚。

    乱军之中。

    随着许褚的到来,气场顿时为之一变。

    二人还未接战。

    可即便是许褚往这一站,都已经令夏侯渊浑身感受到无尽的压力。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