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返198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章 翻墙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迷糊中摸到了的板床儿、芦苇编的凉席,还有棉纱蚊帐、一把柔韧的蒲扇,张本民一下就惊坐起来,怎么都是些小时候的物件?

    雪白的月光透过窗棂,把屋内映得还算清朗。

    张本民拨开蚊帐,露出个小脑袋,看到了缩在墙角的四只脚木箱子,窗台下带三个抽屉的陈旧木桌……

    这,这不就是小时候的家么?

    张本民摸了摸头,他记得明明是在参加搏击俱乐部的团建活动,因为极限蹦极时绳扣松动,结果硬生生地砸在了水面上,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难道,摔得魂飞魄散后时光穿梭到了孩提时代?或者,这只是一个梦?

    抬起手,狠狠地咬了下,疼得直哆嗦,再低头看看身体,明显变成了小号的自己。

    张本民开始相信,真的是重生了,回到了与奶奶相依为命的孩提时代。

    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童年,苦涩得让人想大哭一场。

    不过,哭啥咧?这不上天给了重新来过改写生活的机会么!

    一下子,张本民莫名地激动起来,他紧紧握起小拳头,既然上天这么垂爱,那一定要好好珍惜,非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儿来不可!

    “咕咕咕”,肚子里发出一阵响声,这会儿日子还穷着呢,缺衣少食,夜里经常饿得睡不着,干粮又少得可怜。

    咋办?张本民想起村头有片瓜地,去摸几个香瓜充充饥还是可以的。他不敢惊动在东里间的奶奶,悄悄下床,溜了出去。

    走出堂屋后,经过小院子,又来到灶屋,拉开门栓,最后,张本民站在了小巷中。

    此起彼伏的蛙鸣,庄稼青秆绿叶的清香,还有,猪圈里淡淡的猪屎味儿,山村夏夜独有气息让人心潮时有萌动。

    这种感觉,就像少年走进充满野趣的田间。

    明晃晃的月光下,饿瘪肚子的张本民急忙拔脚前往村头的瓜地。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口时,听到院墙那边传来“嗵”的一声。

    这声音,很明显是翻墙头时跳落发出的动静。

    夜半翻墙头,有戏!

    张本民赶紧躲到墙角的丝瓜架下,等着看个究竟。

    没多会儿,一个身影拽着四方步出现在巷子里,瞧上去是满足中带着得意。张本民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看看到底是哪个野汉子。

    跟进中,张本民察觉那人有点像大队书记郑成喜。

    顿时,仇恨充盈了这个少年的身体。“要真是那狗日的,今个儿非取他狗命不可!”张本民暗暗咬牙发狠。

    咬紧的牙还没松开,忽听那人吟起了小曲,是《红灯记》选段,还改了词我想到搞事要搞这样的事,日人要日这样的人……

    没错,就是郑成喜!那狗杂种高兴时就喜欢哼这个调子。

    “狗日的,报仇的机会到了!”张本民心跳一阵阵加速,他想摸块砖头拍扁郑成喜的脑袋。

    可是,摸摸细弱的胳膊,张本民又叹了口气,现在还太小,还是等一等吧,免得出师未捷白白送死。不过想想也不能便宜了郑成喜,咋说也得作弄他一番,于是又悄悄跟上去寻找机会。

    来到巷子口,郑成喜并没有进家门,而是拐到大街上向北走了一百多米,然后靠街边站定了,开始抽烟。

    这狗日的玩啥花样,半夜不回家,闷不啦叽地挺在路边抽啥烟呢,跟个烟囱似的。难道,还想梅开二度,看哪家合适再翻个墙头?

    正寻思着,郑成喜扔掉烟头,轻手轻脚地向街边一所小房子走去。

    哦!张本民一下想了起来,郑成喜家开了个代销店,就在那小房子里。

    只见郑成喜来到小房子门前,身子倾斜,歪探着脑袋,侧耳贴门。

    来自家小店,用得着这么小心?

    只是那么一琢磨,张本民马上明白了晚上看店的一般都是郑成喜的老婆罗才花,可那狗日的不确定自己的女人会不会偷汉子,于是就过来听个门子,看有无异常动静。

    张本民暗暗一笑,弯腰摸了块小石子,扬手打出去,正好落在铁皮做的外窗上。

    “当!”

    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一声脆响可不得了。郑成喜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过随即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就像一只被打得慌不择路的瘸腿老狗。

    “糙你娘的,总有一天要弄死你!”张本民看着郑成喜狼狈的身影暗骂。

    这时,罗才花叫骂着拉门而出“这是哪家夜里头睡不着觉到处瞎转悠的野汉子,看老娘开店赚钱红眼啊!有种的就站出来,看老娘不一下子夹死你才怪!”

    听到这声骂,张本民真是打心底里佩服真他娘的霸气!

    经过这一折腾,没了饥饿感,还是安稳地回去吧,也不听罗才花继续夜骂了,张本民转身往家走。

    走到郑成喜家巷子口,那狗日的刚好从巷子对面绕了过来,张本民立刻躲到猪圈旁。

    只见郑成喜打开灶屋大门,点上了煤油灯,进了灶屋侧间。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