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540章 缘由(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梁亨看着李轩,他心里既感惊怒,又觉惶恐,浑身上下都寒意滋生。

    他当即转身朝着长乐公主一抱拳:“监国殿下!此人血口喷人,诬陷大臣,请监国大人将之拿下治罪。”

    北直隶监察御史司空化及听了之后,就一声冷笑:“本人是否诬陷大臣,查一查不就清楚了?请问梁大将军,昨天夜里,你难道没有与巩昌候郭子明,泰宁伯李司道等人会面?”

    此时这大殿当中,除了梁亨之外,以巩昌候与泰宁伯为首的三十几位勋臣武将,或脸色煞白,或冷汗涔涔。

    梁亨则一声怒哼,看司空化及的目光似欲择人而噬:“本帅是见了他们不错,可这就是心怀叵测,阴有反意?就不许本帅找部属喝酒聊天?”

    “喝酒聊天自然是无妨的,可时间偏是在大将军阻扰冠军侯办案之后,这就未免让人浮想联翩了。”

    监察御史司空化及反问道:“敢问梁大将军,你可敢将你们昨夜所议之事,都公之于众?”

    梁亨就不禁气息微窒,他们昨夜都在商量如何炮制罪名,如何将李轩从中军断事官一职上调离。

    可这些话,他们能在朝堂之上说么?

    司空化及此时又目光凌厉的,逼视着武官班列中的某人:“何况下官确实是接到了举报,有人出首告发了你梁亨。”

    他的目光就像是刀锋,越来越显凌厉。

    也就在司空化及神色不耐,意图出言逼迫的时候,一位穿着三品武将服饰,须发花白的老人,面色毅然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他面色沉冷的在殿中拜倒:“监国殿下,梁大将军昨日因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冠军侯落了颜面,召集我等意图报复。期间我等不但商议了如何弹劾诚意伯,还议论了如何在今日早朝,向监国逼宫。

    恰好昨日神策卫百户樊渊犯下贪赃案,梁大将军说至多子时,百户樊渊就会横死中军断事官狱中。梁大将军说冠军侯治事不严,致使将官横死,正可做我们发难的借口。无论如何,都要逼监国殿下,罢去冠军侯的‘中军断事官’职司。”

    梁亨的脸色一阵发青,这正是他们昨夜议论的事情。

    此法一举两得,不但可削去李轩的权柄,还可将李玥儿从绣衣卫手里捞出来。

    李轩抓捕李玥儿的罪名,就是因涉及神策卫百户樊渊的空饷案。

    他倒不是非要回护李玥儿不可,只是担心此女会说出什么话,将自己给牵扯进去,顺便还可出口恶气。

    此女掌握在他手中,梁亨才能安心。

    可梁亨不明白,这个名叫费清的老将,为何会出首告密?

    梁亨是知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这一道理的。

    所以昨夜他并未大肆宣扬,召集在一起密议的众人,要么是他的亲信部属,要么是与李轩有仇,或是双方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

    而这个费清,就是跟随他已经二十余年的旧部,如今正在京营中任职副将。。

    此时那白发老将,又神色迟疑的侧目看了那两眼猩红,似欲择人而噬的梁亨一眼,最终咬了咬牙:“监国殿下,梁亨与众人密议期间,还曾数度诽谤国政,非议天子!”

    “嘭!”

    这是长乐长公主虞红裳,她脸色铁青,重重地一拍扶手,目中已快喷出火来。

    “殿下!”监察御史司空化及此时微微一笑,朝着虞红裳一礼:“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梁亨召集这三十七人,确系结党营私,议论不法之事。

    可臣以为这位费清费将军还有隐瞒,梁亨与他们所议之事,一定不止于此。臣详细计算过,这三十七人执掌京营近半军权,梁亨将他们引为党羽,究竟是何居心?”

    说到此处,司空化及又在殿中拜倒:“臣请监国下旨,详查此事究竟,一来可释众臣之疑,二来可防乱臣贼子。”

    这个时候,朝中一大半的文官,都跪了下来:“殿下,臣等也请殿下详查此事!”

    虞红裳没有回应,她眸光似如刀锋的看着梁亨:“梁大将军,费清之言是否属实?”

    梁亨的脸色忽青忽白的变幻,最后他也跪在了地上,将头上的七梁冠解下拿在手中:“监国殿下,臣对大晋一片忠心,天日可表!”

    ※※※※

    大朝结束之后,当众臣纷纷从议政殿中走出。梁亨就一身罡气爆涌,铁青着脸看着李轩:“竖子,今日之后,梁某从此与你誓不两立,不共戴天!”

    如果不是顾忌少保于杰,还有附近的几位内阁大臣。

    他现在就直接动手,将此人生吞活剥。

    李轩就回以一声嗤笑:“梁大将军还不归家反省,是要等御史再参你一本?”

    之前的朝议中,虞红裳到底还是给了梁亨一点颜面,没有直接将他抓捕下狱。

    她与内阁合议,只是夺黜了梁亨的镇朔大将军,京营左都督的官职位,令其居家待勘,反省罪过,等到朝廷将此案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处置。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