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贞观三百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358 谁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站在王角身旁的彭颜料很急,站在外头假装盯着训练的郭威,同样竖着耳朵听围墙里头的声音。

    嘈杂、纷扰、忧虑、焦急、恐惧……

    那种不可名状的气氛,从石子打破平静湖面的那一刻起,仿佛就要风波不止。

    只是讲台上的王角,穿着一件很是普通的短袖,翘着二郎腿,捧着茶杯,那挂在脚尖的木屐,时不时还晃悠一下。

    气氛走向了喧哗,但是逐渐又平息了下去。

    前排站起来的人又精神了起来,中间站起来的人又坐了回去,起哄的人又是缩着脑袋耷着耳朵,藏在了人堆里,唯恐给人看见。

    呷了一口茶,本地的土茶其实不错,毕竟离茶陵县这么近,茶叶怎么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们可是讲完了?”

    捧着茶杯宛若学堂中的先生,只是比教书先生要年轻得多,也要比教书先生精神得多。

    无人说话,都是安安静静的。

    气氛重新归于了平静。

    “很好嘛,有意见、有困难,肯定是要说出来的,不说出来,我们‘新义勇’身为一个组织,怎么知道大家想什么呢。”

    双手的手指交叉在了一起,王角语速不快,一开口,便是让坐着、站着的都听得清清楚楚。

    “死了人,这是个让人难过的事情。说不得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一去,就是断了指望。可是,死了人,就没有盼头了吗?就是天塌了吗?我看未必。”

    “既然十里八乡的老乡愿意来这里,听我王某人说一句讲两句,那显然也是有胆量的嘛,要是没有胆量,那‘赵家湾’的赵老太公,怕是要把我王角的脑袋,都要打个窟窿出来哟……”

    原本还有些颓废的乡民,听到王角这话,顿时哄笑了起来。

    死亡很可怕,但听了王委员的话,仿佛也就那样。

    不可名状。

    “要我说,有乡亲被人谋害,是要害怕,是该害怕,但怕的人,不该是我们!”

    提高了音量的王角,手指朝天点着,“以前你们要逃要走,可有暗地里杀人的?我看没有吧,当然是大庭广众之下,把人锁在猪笼里头,又塞上石头,沉在了永乐江。军山的黄司令说得好啊,他说这叫‘杀威风’,也叫‘杀一儆百’。怎么如今,不敢来光明正大杀威风了呢?这是为什么呀?”

    如是一问,让不少脑子灵光的乡民,陡然开了窍一样,眼睛一亮,显然找到了答案。

    “要是能光明正大的杀,何必这样偷偷摸摸的。一定是有什么,让他们害怕,怕得要死,所以只能偷偷的杀,你们说,对不对?”

    “对!”

    “对!!王委员说得对!”

    “对!就是这个道理!!”

    群情激奋,陡然间更是明白了起来,三五天杀三五个,那又如何?以前杀他们,可是跟杀鸡一样的简单、轻松,祠堂中架起凳子,一通杀威棒,打得皮开肉绽,多的是当天就死了的。

    家有家法,军有军规。

    以前的“长官”们,都是这么说的。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