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58章 祖宗下山爆红了(3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看着众人求知欲满满的眼神,唐果在思考怎么回答,才不会让这些人觉得真相是幻灭的。

    岳胧一直在观察唐果的表情,看到她嘴角翘起的那道微小的弧度,脑仁开始突突的跳,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答案说出来,会羞辱所有人的智商。

    唐果沉吟了片刻,弯着如月牙般的双眸,徐徐道:“因为……帅!”

    岳胧嘴角抽搐着,蒋和颐脸上的表情就此定格,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

    唐果摊了摊手:“镇邪的东西有很多,神兽白泽的雕像只是镇宅辟邪的一种,像乾坤阵盘、石狮子、铜狮子、文昌塔、貔貅、铜葫芦、鱼缸、五帝钱、运财童子之类的,其实属于镇宅辟邪的摆件。”

    “这些东西并不能乱摆,而且也不是随随便便买一尊回来摆着就有用,如果不懂还很容易弄巧成拙。”

    唐果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恶作剧的心情得到了满足。

    这才认真解释道:“玄学这一块,怎么说呢……信则有,不信……谁也不能把你怎么着。不过玄道传世数千年,能绵延至今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现在大家都受的科学唯物主义的思想教育,但我们也不能真的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一杆子打翻……”

    “以我们内行人的角度来看,这座客栈其实地势风水还不错,不过它建了一个天井,在带天井的院子中,忌讳犯尖角煞。”

    “不巧……这座小楼你们从外面也能看到,仿建的是重檐顶,小楼外的亭台都是四角攒尖,飞檐斗拱正脊龙腿都能见到尖角……”

    岳胧也在细细观察,的确如唐果说的那样,粗略看上去,这座客栈建的挺好看的,古风古韵,中间围了一个天井,站在天井四周的回廊下,院子里的光线会变得昏暗,房屋尖角过多,呆久了会觉得压抑胸闷……

    的确是是尖角煞。

    他对风水五行学得不精,当初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学,小姨母就突然暴毙了,后来他能坐上镇妖司司首的位置,主要还是靠以杀止杀的手段,凡遇到妖物与邪祟,他基本不会给对方留下翻身的机会,一缕赶尽杀绝。

    或许正是因为他杀伐过重,最后险些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

    “处理尖角煞的办法有很多,这个院子里化解尖角煞的不是正中的神兽像,而是在尖角下摆放高大浓密的盆栽和鱼缸。”

    “绿植生机旺盛,可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煞气。”

    “而鱼缸的水对尖角煞有削减作用。”

    “风水上认为,有水的地方就有气流回旋,而且古有言水能聚财,鱼缸摆放在尖角位置不仅能消煞聚财,还十分美观,可谓是一举多得。”

    “正堂上挂的《高山日出图》,也是起的化解尖角煞,和消除阴气的作用。”

    “有天井的院子,一般光线都有些昏暗,而人居住的地方是最忌讳阴暗的,因为阴暗之地容易滋生出阴邪,《高山日出图》刚好可以克制这点。”

    “卧室朝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人一直居住在背阴昏暗的地方是容易被风邪阴气入体的,很容易生病。”

    唐果解释的很细致,她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摸了摸白泽雕像的脊背:“这座雕像主要还是老板为了求个心理安慰买的,因为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在这附近发现了两副骸骨。老板起初是打算在门口摆两只石狮子,但那天去石材厂,刚好看见这座被雕好的白泽,雕刻栩栩如生,我建议他临时改换主意。”

    “现在人很少摆白泽,主要是知道它的人越来越少。”

    “其实白泽驱鬼辟邪的效果是最好的。”

    “这才是这座石雕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

    岳胧也是第一次见白泽的石雕,他以前只在画轴上见过。

    在灵气充足的数千年前,三竹王朝妖邪猖獗,所以家家户户都会挂白泽的画轴,一副真正沾有灵气的白泽图,可保佑一户人间三年平安。

    当时他小姨母唐宵的一幅白泽图价值千金,而且很多人捧着金银财宝求她作画,她也很少施舍墨宝。

    据传,小姨母之所以能将白泽图画得惟妙惟肖,是因为她确实亲眼见过白泽。

    不过这事直到唐宵暴毙,谁也没能得她亲口承认。

    ……

    几个人听得意犹未尽,蹲在监视器后的李牧和周秘书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天去石材厂,唐小天师看到白泽雕像后就不走了,指着那尊一直没卖出去的四不像,告诉他们一定要买下来。

    唐果摸着光滑细腻的石料,凝眸盯着白泽雕像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这座石雕……似乎藏着一道灵气。

    而且感觉特别熟悉。

    唐果将手移开,一阵很轻的风在天井内卷起,原本很是阴凉的天井,温度似乎回升了些许。

    岳胧感知也很敏锐,他也隐约感觉到院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好像还有一缕灵气,但他看不见。

    小白的反应最大,它忽然展开翅膀,白色的羽翅拍在岳胧脸上,糊了他满眼。

    院子里突然发出一道清越的鹤唳声,小白从岳胧肩膀上飞下去,蹲在了白泽的背后,体型瞬间变大。

    唐果:“……”

    岳胧:“……”

    其他人(震惊脸):哦豁!!!

    干饭鸟一言不合,开始变身啦!!

    唐果仰头看着停在白泽背上的小白,思考着拔毛应该从哪里下手。

    岳胧将插在自己鬓角的一根白色羽毛摘下,面无表情地盯着昂首挺胸,睥睨众人的干饭鹤妖,思考着今天晚饭该是白切鹤,还是啤酒烧鹤……

    小白显然不知道自己小命危矣,展开宽大优雅的羽翅,试图捕捉空气中那道精纯的灵气……

    哪怕记忆尚未恢复,但它很清楚那道灵气于它是大补之物。

    唐果看着小白在命运的底线上反复横跳,有些同情地瞅着它。

    这傻鸟……该不会以为自己可以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吧?

    竟然妄想吞掉那道属于白泽的灵气。

    ……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小白英勇的追上了那道慢慢凝实的灵气。

    那道灵气凝实之后,化作一只神兽白泽的虚影,蹲在天井二楼的栏杆上,收缩在身体两侧的白色翅膀猛然张开,从栏杆处消失,下一秒就出现在小白身边,将它直接给撞下半空,四蹄优雅又从容的踩在小白的脑袋和脊背上。

    唐果伸手捂脸,不忍直视。

    岳胧嘲讽地勾起嘴角,看着那傻鸟像块烙饼一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白泽下颌轻抬,锐利的目光直射唐果。

    唐果摸了摸鼻尖,出声道:“放开它吧,再踩两脚它就真要死翘翘了。”

    白泽从小白身上跳下来,不疾不徐地走到唐果面前,开口时发出人声:“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白泽。”

    唐果敷衍地点头,弯腰抓着小白的长脖子,将鸟饼拽起来,反手塞回岳胧怀里。

    ……

    其他人看不见白泽,但隐约感觉四周气息变了,就从小白变大那刻开始。

    而且飞得好好的小白,像是被什么从半空砸中,直直坠落在地。

    这根本就不科学,半空中明明什么都没有!

    庄思远惊愕地看着四周,最后挤到岳胧身边,看着身无可恋的小白,伸手摸了摸它的鸟头:“唐宵刚才说的是白泽吧?白泽出现了吗?”

    岳胧点点头:“你们看不见,它是一道灵气化身的,本体并不在这里。”

    “这段还能播吗?”

    庄思远回头看向蹲在一边,各个懵逼脸的工作人员。

    岳胧摇头:“不知道,大概率播不了,估计会被喷成宣扬封建迷信。”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