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夫君是个大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592章 一见倾心惹“祸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芳期坐在击鞠场边的廊子里,看着芳许拉着一匹枣红马,虽说听不清二人的交谈,但能猜到她正一本正经地教导着钟离奇如何简单操纵坐骑。

    还没忘刚才晏迟未说完的半截话,问他:“那妇人有什么后运?”

    “这就不知道了,总之她的余生,不会一直在市井沽酒贩食,应当会投什么贵人的机缘,过上富足安稳的日子。”

    晏迟也微眯着眼,看着露天处两个小儿女间的交流,臭小子似乎真在一本正经地听六妹妹的教授,他才莞尔道:“三郎自幼就爱亲近女子,看似放荡风流,不过王妃可别误解了他是个登徒子,慢说那起子容貌虽美艳,心性却阴险的女子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便是他喜爱的人,交道时他也从不行为狎亵冒犯的事,只是因为在他看来,在世上,相较而言女子处于弱势,受到更多的拘束,所以其实存的是爱惜怜悯的心思。

    他那颗爱美之心,却从不因此滥情纵欲,六妹妹若真受得了他看似轻狂的言行,他倒也不失为六妹妹的良配。

    他的父兄开馆授学,家境却从不宽裕,他们家中没有长雇仆妇,一日三餐、四季衣裳、油盐柴米等等琐务,这小子却也不忍只看母亲和嫂嫂操劳,故而他的厨艺还不差,一手木匠活也很出色,知稼穑之事,也懂得构建屋宅,他性情跳脱且颇有些离经叛道,钟离礁家也没想着让他这小儿子‘误人子弟’,他就设造了些机巧的玩物,专贩给殷八郎这类纨绔子,赚些钱帮衬家境,不是个游手好闲坐吃粮食的无用人吧。”

    湘王殿下这是在替晚辈拉好感。

    芳期笑睨着他:“我可没觉着三郎是好色滥情的登徒子,且我还知道六妹妹若有这样的误解,也定不肯和他多说一个字的,只是不听晏郎这番话,万万料不到三郎小小年纪竟这样能干,构建屋宅会木工也就罢了,晏郎既也擅长,他谙通也不出奇,只是他真懂得稼穑?”

    “你的辣椒,怎么培种收成就是他自己琢磨出的方法,早些年他还专去了一个学员家中,无偿替那学员的父母插秧种稻,把族里收藏的一本农书上头记载的知识,亲手验证,还琢磨出了改良增产的方法,据说已经验证,只不过还没法推广,因为受到了灌溉等因素的制约。”晏迟道。

    要说来他的诸多本事,其实并非得钟离师教授,不过钟离一族收存着不少记载这些“奇技淫巧”的藏书,他是靠自学成材,而钟离奇显然也是自学成材,还比他多学了如稼穑、调弄香脂几门,要不是这臭小子有这本事,哼,钟离氏的子弟这样多,他也不会单对一个臭小子另眼相看。

    “这小子若肯学相面卜卦之术,成就必不在我之下,只不过他把这一奇术,视作权夺工具,不愿学。”晏迟悻悻道。

    “怕也是受晏郎所累,才至于有这想法吧。”芳期没忍住揭穿真相。

    晏迟斜了她一眼,倒是默认了。

    “钟离礁家早些年,就想让钟离师带着三郎离开的,不过钟离师看了三郎的根骨,遗憾他并没有修长生的天份,兼着三郎的母亲也舍不得,作罢了。”晏迟说了这句后,指指场上,让芳期自己看。

    芳期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应是钟离奇已经将芳许的教导烂熟于胸,自信满满地踩鞍上马,坐骑纹丝尚且不动,他却吓得趴着搂住了马脖子,鬼喊鬼叫“妹妹快救我下来”。

    芳许都怔住了。

    芳期也怔住了。

    晏迟摇着头:“这小子天生畏高,只他没想到一匹马的高度都能让他原形毕露,王妃这下知道我为什么不教他骑马了吧?便是习武……他心肠柔善,断学不会杀人之术,只教他修练调息强身健体,他又是个好动之人,静不下来,于此两门,根本就是朽木一根。”

    芳期眼看着付英冲上去把钟离奇扶下马,钟离奇脚踏实地尚还惊魂未定的情境,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晏郎为什么不直讲?导致三郎一直认为你是小气不肯授他武艺。”

    “我怎么没有直讲,他却诡辩,说什么我只要教会他武艺,他必然就不畏高了,他学武艺是为什么?就为了骑马,还有就是能跳上房顶去补漏,省得屋瓦损了,回回得去外头请人修补!我都懒得再就这问题和他多说。”

    芳期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这天她送芳许回太师府,途中时直接问:“妹妹觉得钟离家的三郎如何?”

    “我就从没见过这样有趣的人。”芳许一时没听出言外之意,也是笑得合不拢嘴:“虽三郎是姐夫亲朋家中的子弟,但姐夫天生来威肃,横竖除了婵儿之外,就连阳春奴,打从逐渐知事,现下都不敢在姐夫跟前太过淘气的,可是钟离三郎今日却能数十回挤兑得姐夫词穷,我想姐夫待他如此宽容,必定他真有让姐夫爱惜之处。

    下昼时闲话,我问三郎可能诗赋,三姐也是知道我外祖家,如大表兄这样的子弟,自诩才高八斗,可被人当面问起时,少不得假模假样谦虚一番,三郎却说他能得不能太能,我就跟他比试,限题限韵,他居然真能八步成诗,将古人今人都写熟滥了的鸣蝉,赋予了独具一格的寓趣。

    三郎还会口技,模仿鸣蝉,奇的是竟能从他的模仿中听出鸣蝉的悲喜,说起为何学口技,他说是为博母亲和嫂嫂一乐,就像他学诗赋书画,也是出于对父兄的孝敬,我问他就没想过考取功名么?他竟说一看我,就知我根本不在意这些。

    也是奇了,我连自己都没发觉原来我并不觉得男儿丈夫定要入仕为官,三郎却知我只是好奇他为何是这样的情性,并不认定他荒嬉无用,反而乐意跟他结交的。”

    芳期不由想起晏迟的说法。

    钟离奇可是三岁时,就能看出那么多的行人,唯有一个“姐姐”乐于助人,被他搂着脖子一呼救,立时揪住了那拐子,逼得拐子只好舍下“目标”脱身,否则恐怕就算钟离大郎听闻了弟弟的哭喊,也不及解救,拐子完全可以捂着钟离奇的嘴,借助拥挤的人群为掩护,继续实施犯罪行为。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