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神如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579章大结局(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准备好了吗?”慕容梧梧将盖头拿在手上,云南鹭恰好从外走入,跟在他身后的是姜婳和凌星星,到齐了,大家都到齐了。

    云朝花微微点头,她笑着看向慕容梧梧“准备好了。”

    绿意盎然,柳树的枝条在微风的照拂下相互交错着,欢快的同对方道好。午间的阳光从头顶散落,斑驳的光晕在红毯上留下光芒点点,似是银河上的漫天星辰,美的不真切。

    房门外,云府小院内至羌邬城城门口,红毯铺设极长,宴席设于红毯两旁,红毯蔓延至天际,而半空中则是妖界的金色巨龙护在两侧。

    房檐廊角、院内院外的树上都高挂了红绸裁剪的花,窗户上贴着倒过来的“囍”。

    入眼处,一片红艳艳的华丽。

    云朝花盖上了盖头站在门口等着景明乾的到来,她的右侧是云南鹭,左侧是慕容梧梧和凌星星。

    小雾妖和火鸟躲在一旁的宴席,她也不知道该同云朝花说些什么,迟迟不敢向前。

    凌星星满面愁容,这次是云朝花,下一次的婚礼会是谁的呢。

    华容殊一看到云朝花出来就乐呵呵的拉着张邵前去道喜,院内很吵,满是宾客的声音。

    “花姐花姐,恭喜你啊,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有红包吗?”

    云朝花低笑,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红包,她知道,张邵定然也在旁边,这两家伙可是形影不离的。

    果不其然,华容殊用胳膊撞了撞张邵后开心的和云朝花道了声谢,立即也听到了张邵的声音。

    一路走来,大家都在的感觉实属不错。

    张邵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云朝花的打扮,不愧是老大,穿上嫁衣后仅仅是盖着红盖头的模样也让人不由得夸赞一声“绝”。

    “花姐,我听说你特地绣了两个月的嫁衣,没想到你手艺还挺好欸。”华容殊就像个好奇宝宝,什么东西都要好奇一下。

    明明花姐才长自己一岁,现如今正在嫁人,而他连对象的影子都见不到,也太惨了他。

    “小华容手艺应该也不错吧?”慕容梧梧想起了一件事,云朝花会晤他们前华容殊表姐过生。

    也不知道他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居然想着要给他表姐绣制一块手帕。

    他也确实是做了,不过那块手帕……或许并不能称之为手帕,毕竟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针眼给扎的不成样了,显然那块手帕最后也没有送出去。

    毕竟这东西哪里有送的出去的道理,一旦送出去,这岂不是太丢他华荣府世子的脸了?

    华容殊知道慕容梧梧在取笑他,她也知道自己的那愚蠢事,连瞬间就黑了,他往旁边挪了一步故意拉开和慕容梧梧的距离。

    十分显然的跟他们表露一个信息,他,生气了!

    云朝花也知道华容殊的性子,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生气,“小华容,你挡着我路了。”

    张邵眉毛微微一挑,“是啊,怎么能挡路呢,是不是刚刚偷吃的几个面包让你膨胀了?”

    凌星星加入群聊“啧,我看看,好像是又胖了不少。”

    华容殊气炸了“你们……太过分了!”

    说走就走,华容殊转身走入了宴席里,好巧不巧坐在了小雾妖和火鸟的桌上,他瞧小雾妖面熟,但想不起在哪看过便一直看着,试图能唤起他的记忆。

    火鸟当下就不爽了“你没老婆吗?看什么看?”

    这……?

    委屈瘪嘴一条龙,华容殊反驳“我就看看而已,怎么,看看也不给?”

    “不给。”火鸟拍桌。

    行吧,不给就不给。

    云朝花看不到华容殊去了哪里,但小孩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很奇怪,大家总是乐意将华容殊当小孩看待,可大家年纪相仿不是吗?

    凌星星看华容殊走后和慕容梧梧相识一笑,同时道“日常。”

    张邵也低声笑了出来,尔后去朝华容殊了,“小孩脾气大,要安慰。”

    云南鹭羡慕的看着他们的互动,什么时候也会有可以互相打趣的同伴呢……

    “恭喜师兄,恭喜云师姐!”周左宜也来了。

    云南鹭朝他点了点头,跟在周左宜身后的陈东陈西也朝云南鹭拱了拱手。

    他们都是云朝花在迷雾森林遇到过的人,云南鹭想的是要给云朝花一个安身之所,也给她一个万众瞩目的婚礼。

    她是自己妹妹,是的,她和婳婳一样都是自己的妹妹。

    没什么好隐瞒,也没什么好避开的,她是,她就是。

    听这个人叫她的称呼是云师妹,云朝花就知道他来自哪里。

    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在雾华峰里的那位新的峰主月初棠,似乎她并不在自己的邀请之内。

    大概是想曹操曹操到吧,月初棠和赵安轶也来到了这个地方。

    月初棠小跑来到云朝花面前,率先给了她一个拥抱“云——朝——花——”

    凌星星本来要拦住她的,在记忆里月初棠和云朝花的关系不是很好,突然起来的亲密让大家伙大跌眼镜。

    “好啊你,成亲这么大的事都不邀请我来,若不是老头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开口就是埋怨,云朝花习惯了。

    这件事确实是她做的不对,“那你想怎么样吧?”

    月初棠等的就是这句话“该生宝宝了吧?”

    “啊?”

    不止是云朝花“啊”,在附近的慕容梧梧、凌星星、云南鹭、周左宜、陈东陈西以及院子里宾客都在“啊”。

    什么情况,云朝花怀孕了?

    慕容梧梧收回惊跌的下巴“朝花妹妹?”

    云朝花无奈摇头,头上的发簪铃铃铃的响“没有,我不是……”

    然而,这些解释也太苍白无力了。

    信了这件事情的慕容梧梧开始有了一个想法“就算他是帝君也不能这样啊,不能让他随意娶走朝花妹妹!”

    凌星星认可的点了点头,云南鹭迟疑了一下也点了点,尔后是整个院子的宾客。

    藏一个人还不简单吗?

    云朝花哭笑不得,阿乾,自求多福!

    远在浮华宫的景明乾还不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正拿着浮华镜走出浮华宫。

    他穿着一身大红直裰婚服,腰间扎条深蓝色金丝蛛纹带,黑发半披半束起以镶碧鎏金云形冠固定着,挺拔的身形使他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似往常一般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可他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柔和了不少,多了几分近亲。

    “帝君,万事俱备,是否启程?”

    “走。”

    朝朝,我来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