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国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四百十五章:凤火烧云空 金辇落南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黄金神驹是三匹神驹中最强的一个,若其余两匹战马还带有古妖般诡异的美,那黄金神驹所具备的,就唯有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了。

    黄金神驹拥有一套完整的马具,马具上绘着辉煌瑰丽的图案,那像是骏马肌肉间生长出的战甲,并存着坚硬与锐利,于夜色中熠熠生辉,好似太阳神殿的金色琉璃。

    金甲神驹有天骥倚仗,此刻大师姐与二师兄联手,恐怕也抵挡不住它连绵不断的攻势。

    但与北国和南溟的焦灼不同,黄金神驹反而是败得最快的。

    它在初见大师姐与二师兄之时,确实展现出了极强的压迫力,那枪盾、肉身和铁蹄皆有着毁城摧山的力量,将两人逼得节节败退,落于下风,只能靠着道法的玄妙与灵活与之周旋。

    但黎明到来之前,黄金神驹源源不断的力量却被切断了。

    有结界亦或领域似的东西在上头铺开,刀一般将它与神国的联系断开了!

    黄金神驹察觉到了危险的警兆,它的金瞳化作了赤红的颜色,主动陷入了狂暴。天骥神国是最为崇尚的便是速度,黄金神驹将自身的速度瞬间提到了它的极致,它一跃而起,身影分化为二,手中金枪亦分化为了两把,蓄力投掷,枪似流光。

    枪尖上,毁灭般的气息弥漫着,这两枪若是落下,西国的山河地脉都会因之重塑。

    大师姐与二师兄皆打算用上本源力量硬抗时,一袭凰裙飘然而至,漆黑的墨发凌空飘散。

    少女褒博的袖袍被劲风撑开,纤细雪白的手却一丝不颤地点了出去。

    两柄长枪的枪尖落在了她的指端。

    枪尖高速旋转。

    少女细嫩的手指非但没有被戳破,那两柄枪反倒像是陷入了泥泞的沼泽里,竟肉眼可见地变慢了。

    黄金神驹的瞳孔里,映出了眼前少女凰裙翩然的影,它发出了暴怒的咆哮,黑铁战甲之下,肌肉因为膨胀而颤抖,神马狂奔而去,直接朝着少女玲珑浮凸的身躯上撞去。

    这是赵襄儿此生第一世真正与外界神国为敌,心中本有些微微紧张的,但此刻她的世界已经构筑,金色的焰火吞噬而下时,她的紧张感反而被驱散了。

    世间神火,又有哪一缕有资格在她面前燃烧呢?

    赵襄儿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眼眸,平静地注视着神驹。

    三千世界已在不经意间笼罩了下来。

    自己的世界里,自己当然就是主人!

    她化指为掌,将两柄金枪信手推开。

    神驹扑至面前时,红伞哗然打开,挡去了大部分的流火,她一拧伞柄,左手握伞,右手顺势拔出伞剑,世界的力量涌入身躯,长剑夺去,锋芒吞吐。

    火凤从她的衣裙上飞出,嘹亮而鸣,振翅之间将金色神驹的焰火吞噬殆尽。

    这一幕,好似当初试炼之境里,孔雀明王走出时的场景。

    大师姐与二师兄远眺着,看着羽翼如火的凤凰,皆露出了缅怀的神色。

    火凤鹰隼扑食般落下,利爪扣住了黄金神驹的身体,撕开了它的甲胄和血肉,长剑与此同时落下,斩灭黑甲,切开磐石般的肌肉,露出其间白森森的,长满了刺的骨骼。

    黄金神驹惨叫着倒退,它是天神,此刻在它面前的绝美少女,却似压过了任何神灵的魔鬼。

    赵襄儿握着纤细的剑,剑上亮起的火光却有千百丈长,她每次挥动剑,都像是握着一束通天的光在切斩整个世界,毁天灭地的威能是扫荡式的。

    黄金神驹甲胄尽碎,再不能敌,他奋起铁蹄想要逃离这片火凤的领域。

    赵襄儿要乘胜追击之时,世界的上空,有什么东西渗透了进来。

    那是一张黄金的面具,面具古板却充满了威仪,好似历朝历代帝君的融合体。

    “天骥?”五帝眯起了眼,手中厚重的古刀颤鸣不止。

    大师姐同样神色阴沉。

    她也可以确定,这就是天骥亲自的投影。

    赵襄儿盯着那张天空般巨大的黄金面具,直接挥剑斩了上去。

    天骥的声音响起,带着雷霆般的隐怒“赵襄儿,你要违逆天命么?!”

    赵襄儿懒得作答。

    关于自己与朱雀的恩怨,这些神主还不知晓,哪怕是近乎全知的他们,恐怕也以为自己只是朱雀安排在西国,代为看管三千世界的棋子罢了。

    剑光撞上天骥的面具,化作细碎的烟花。

    天骥的面容在剑光中扭曲着。

    “你为何拥有三千世界的权柄?是谁赋予你的?朱雀难道也要背叛吗?”

    天骥的雷霆之音震耳欲聋地响着,三千世界在天骥的问话中颤抖着,泛起了涟漪。

    赵襄儿依旧不答,她看着那遮天蔽日的金色的面具,只是淡淡道“你就这么想来我的国里?那好,我送你进来!”

    少女清叱一声,身影逆火而上,直接舍弃了剑,一拳轰入了面具力量,她五指一张,作鹰爪状地将面具攥住,接着,火凤清鸣,扇动着翅膀,竟要将这位神主往三千世界里拖。

    天骥再难容忍这种僭越,金色面具上,他张开大口,要将赵襄儿一口吞下。

    可赵襄儿身处自己的世界,速度丝毫不逊色于他,反倒是天骥的投影被她以指抓烂,抽丝剥茧般扯成了千万缕的丝线,然后以凤火灼烧殆尽。

    长空中,神明的战斗在世界的隔阂处爆发了。

    许久之后,天空中落下了灰白色的雪,天骥的金色面具与威严的怒吼都消失不见了。

    赵襄儿曼立长空,清冷孤单,如一缕风吹不散的香。

    她确认天骥败退之后,火凤才悠然飞回身躯,她身影落地,来到了大师姐与二师兄的面前。

    少女墨丝轻柔,眉眼细美,她抿起薄而翘的唇,对着他们施了一礼,道“晚辈赵襄儿见过两位先生。”

    大师姐与二师兄亦回了一礼。

    “感谢襄儿姑娘出手相助。”大师姐微笑道“否则我恐怕要给自己抟土,捏造一幅崭新的身躯了。”

    二师兄拱了拱手,笑道“感谢赵姑娘搭救,没想到才几年不见,弟媳竟有这通天本事了。”

    “师兄姐谬赞了。”赵襄儿在前辈面前颇为谦虚“多亏二位将它引来西国,不入这三千世界,以我现在的境界,断然不是那黄金神驹的对手,更妄论国主了……当初皇城之时也多亏二先生搭救,自当是应还恩的。”

    大师姐看着这生得极美,气质优雅仪态谦逊的少女,对她的印象一下子好了数倍。

    她不由回想起了羲和,因为师尊的缘故,当初的他们对于羲和的印象并不算好,如今见了这襄儿姑娘,倒有一种嚣张跋扈的神女脱胎换骨,洗尽铅华之感。

    赵襄儿仰起头,轻挥衣袖,笼罩的三千世界徐徐退去。

    如今,在她的苦修之下,她与三千世界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了,仿佛这三千世界也是自己的一部分,任由意念的调遣,今日在自己的世界中打退了国主之后,她的信心也更足了些。

    二师兄看着这等手段,笑道“以后赵姑娘与小师弟真正成亲了,我可为小师弟的安危颇为担忧啊。”

    赵襄儿眸光幽幽,修行的日子里,她也偶尔会看看宁长久在做什么。

    宁长久的言行举止也颇为协调,在赵襄儿的视角里大概是这样的

    昏迷的时候与邵小黎一同睡觉,然后**之时被陆嫁嫁抓到,三个人一起睡觉,然后与陆嫁嫁回环瀑山睡觉,接着两人天天换不同的形式一起睡觉,后来宁长久又跑去南荒与柳珺卓和柳希婉打情骂俏,睡在一个山洞里,接着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回来和陆嫁嫁继续睡觉……

    总之,看得赵襄儿……昏昏欲睡。

    此刻,听二师兄提及,赵襄儿银牙微咬,双袖一拂,道“以后二先生见到了他,记得催他早点过来,与他说,我……嗯,妾身会善待他的。”

    二师兄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答应了下来。

    赵襄儿与两位师兄姐询问了不可观的情况,终于弄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尊……现在何在呢?”赵襄儿问。

    大师姐想了想,道“我也不敢确定,师尊先将我们送走,最后才与白藏一道离去的,若我没有猜错,师尊要么在南溟,要么在北国。”

    二师兄点点头,认同师姐的看法。

    赵襄儿檀口轻启,又问“那师尊平日里,有谈起过关于朱雀的事么?”

    大师姐回忆了一番,道“倒是不曾提起,但我可以确定,师尊与朱雀,绝对算不上是敌人。”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