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天剑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百九十九章 老怪作恶,魔头遭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扶摇榜名列第四枯枝老怪,黑榜名列第八的红蝠魔头,这两位可都是实打实的邪道中人。若是二人主动表明身份,少不得要在江湖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而邪道中人最擅长的便是落进下石,以怨报德。谈好条件之后,枯枝老怪左右伸展了脖子,下一刻,整个身子就消失在原地。

    “老魔,看你是个痛快人。老怪今天我就免费送一份大礼。”

    枯枝老怪的身形一闪,其中一个小孩瞬间被他抓起,而后,那小孩如一个小孩手里的沙包,砸向了红蝠魔头。

    几个小孩的性命,哪里值得枯枝老怪放在心上呢。要知道,他杀的剑客没有上千,也有数百。如此凶残的魔头,难道还有人指望他不滥杀无辜么?

    小孩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眼神里满是惊恐。

    眼看那小孩就要陷入红蝠魔头和剑客的战斗当中,刀剑无眼,性命危在旦夕。

    当他再度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没有落在鹅卵石之上,而是落在一个剑客的怀里。

    那剑客披头散发,脸色也有些发黄,脸颊处的胡须有些污秽,而更令他惊喜的是,这个剑客他分明见过。

    小孩纪文昌没来得及和剑客打招呼,双脚就落在地上。

    徐庸铮淡淡道:“你先退开。照顾好你自己。”

    纪文昌极为懂事地点了点头,退到了岸上。

    “桀桀,小剑客,你也喜欢打抱不平吗?”枯枝老怪胡金吉眼睛一眯。

    徐庸铮有些担心胡金吉认出自己,故而嘶哑着嗓子:“我只是看不惯。”

    “看不惯?这话有些意思。桀桀,你是剑幕的弟子?”

    这话哪里有什么意思,枯枝老怪再度提问,让徐庸铮想起当日的往事。枯枝老怪对剑幕之人似乎颇有成见。

    所以徐庸铮欲盖弥彰道:“这和剑幕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我。”

    “对了,对了,就是这份傲气。是我讨厌的味道。”枯枝老天仰天长笑,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桀桀,桀桀,桀桀……没想到,今日我太幸运了。又能让我开心一场了。我的收藏里,又要增加一个剑幕弟子的头颅了。”

    徐庸铮佯装一惊,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还能是谁?我就是专杀剑幕子弟的枯枝老怪呀。哈哈……”枯枝老怪得意道。“放下,老夫会将你挫骨扬灰的。老夫保证。”

    枯枝老怪状若疯狂,从怀中掏出一根枯枝,便不再管身边那几个哭哭啼啼的小孩。

    枯枝比上一次徐庸铮所见又有不同,这一次的枯枝通体血红,长约二尺,枯枝生新叶,叶小且红,说不出的怪异。

    徐庸铮转身就要往后退去,枯枝老怪祭出枯枝,那枯枝直接在空中摇曳,他自己也腾空而起,飞速向前。

    一路小跑,徐庸铮转头一看,发现那个小孩也都往岸边跑去,枯枝老怪的身影就在身后不远处,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那一截枯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那旁枝交叉,好似柳条;树叶增多,一叶叠一叶,尤为茂密,如一截血色杨柳。

    “小鬼,你怎么不跑了?你倒是跑呀?”

    枯枝老怪不停叫嚣着,手中更是一挥柳条,一道似有若无的邪风就刮了过来。

    徐庸铮手中玄意剑不动,只是以身形躲闪,十分惊险地才躲过那邪风。

    不曾想,那枯枝老怪笑得越发得意了。

    “你的剑呢?你倒是挥剑呀。你可是个剑客呀。”一道道邪风似水滴落地般,纷纷而至。

    徐庸铮有意藏拙,几番躲闪之下,终于是让那邪风刮破了袖子,弄伤了手臂。邪风威力不俗,击中鹅卵石之后,那鹅卵石顿时炸裂,霎时间,浅摊之上满是尘嚣。

    这一边的枯枝老鬼有多得意,另一边的红蝠魔头就有多么狼狈。在阿扬的长剑攻击之下,他身上也是挂着大伤小伤。可怜他左臂刚断,右手也险些被阿扬给削了去。

    “老怪,你再不来,我就要出事了。”红蝠魔头震开阿扬,然后往这边大喊道。“你若是想要我的功法,就他娘的快点。”

    枯枝老怪收起了笑容,看着尘嚣平息之下的剑客背影,说道:“老夫也玩够了。现在,就送你归天吧。”

    一个小小的剑客,哪里能够满足他的病态心理呢?他的目标可是那剑幕的剑主们。不过,他说到做到,说要将这剑客挫骨扬灰,就一定要做到。

    “桀桀,你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剑幕的剑客。不过,老夫是宁可杀错,也不会放过的。”

    说罢,枯枝老怪一挥衣袖,柳条之上,有十数片嫩叶脱枝而去,飘在半空,散发出一道道诡异的绿光,直奔徐庸铮。

    徐庸铮依稀记得上一次枯枝老怪的手段,那诡异的树枝,艳丽厉的花苞。那一片片花瓣犹如一个个炸弹,在空中爆炸开来。

    可是这一次不同。那些柳叶形状似小刀,仅仅片刻悬浮之后,立刻射出。速度之快,徐庸铮肉眼勉强可以捕捉。一回生,二回熟,徐庸铮仗着气机感应,极为自信也是极为作死地闭上了双眼。

    玄意剑触及第一片柳叶之时,剑身之上传来的怪力,让徐庸铮虎口一颤。

    高手过招,片刻见分晓。徐庸铮立马明白了这柳叶的古怪。在弄清楚了当中的门道,徐庸铮很快做出了决策,手中玄意剑的蛮字诀发动,柳叶与剑相撞,激起阵阵火花,空中也想起了噼噼啪啪的爆竹声。

    枯枝老怪看着灿烂的火光,听着爆竹声声,眼神里满是欣慰,这是他的杰作呀。

    等到声音沉寂,火光消散,那剑客不仅没有倒下,在烟尘薄雾的身影依旧挺拔。

    “也不过如此。”

    枯枝老怪只觉这个声音在哪听过,却一时又想不起来。他本想开口,让那个小鬼莫要嚣张,不料,一道剑气朝他脸门直射开来。

    枯枝老怪桀桀一笑,那二尺多的枯枝迅速迎着剑气撞了上去。剑气无形,如泥牛入海,迅速消散。

    枯枝迎风再长一尺,连带那绿叶也开始微微泛红。

    “火葬。”

    这一次飘在半空的绿叶数量更多,组成的那片刀网更密。速度之快,比之前还有过之,肉眼再难捕捉。

    徐庸铮眼睛未曾睁开,可是气机感应之下,他看到那一枚枚小刀之上红绿荧光流转。凭借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经验,徐庸铮决定不再藏私。

    高手过招,谁也没有自大的资本。一时的失误都可能致命,那么一味的藏拙,与找死无异。

    “黯灭。”

    下一刻,徐庸铮的眼睛似被一抹鲜血笼罩,满是通红。

    手中鲁钝的玄意剑不断地发出剑气,每一道剑气均是一丈多长,它们闪烁着黑色的光芒,似一道道黑色镰刀,前来收割性命。

    气势如虹,无人可挡。

    黑色剑气呼啸,似风怒吼,六道剑气交汇,形成成一团黑芒。

    黑芒破风,不仅吞噬了无数绿叶,更携带迅雷之势,直扑枯枝老怪。

    枯枝老怪哪里见过这等恢弘的剑气,脸上终于不再淡定,枯枝入手,往那团黑芒撞去,企图再度消化这等剑气。

    岂料,下一刻,传来枯枝老怪的鬼哭狼嚎之声。

    他手中再也没有枯枝形状,只是双手小心捧着一寸寸枯木。那些枯木在黑色剑气的摧残之下,哪里还有生命力可言。枯枝老怪的模样更加凄惨了。他身上血肉也被削了几块,破烂袍子几乎难以遮挡枯槁的身体,身体之痛,他未曾在意。那浑浊不堪的眼睛里满是水珠,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罪该万死。碎尸万段……”

    也难怪枯枝老怪着了道。这等黑色剑气,就连主人徐庸铮也不弄清楚是何种东西,徐庸铮有意解析,始终没有头绪。不过,徐庸铮知道,这剑气霸道无比,能媲美意境。

    枯枝老怪的心在滴血呀。他的每一截枯枝耗费了极大的心血精力,犹如他的孩子一般。此时,枯枝断碎,他如遭丧子之痛。

    他抬起头,看着那剑客,眼神无比凌厉,似乎可以生吃了那人。

    徐庸铮岂能被这眼神所吓倒,淡淡道:“果然是个老贼,这都不死……”

    “血雨葬花。”

    枯枝老怪一手伸向天空,本来流在沙滩之上的血水,竟然也是飘在半空。血水再度凝聚,终于是变成一朵巴掌大的红色花苞。那寸寸枯木碎成粉末,并未消散,而是化作一道浓绿的重彩。那血花含苞待放,颜色颇为浓艳,经受浓绿的重彩浸润,犹如笔墨如水,彻底渲染开来。

    花开花又谢,片片惹人怜,血雨将至,葬花落。

    此花非当日花,而徐庸铮也非当日。

    “沧龙。”

    眼见大江漫漫,尘沙了了,他举目四顾,无亲无故,无朋无友,一股悲凉再度涌上心头。

    徐庸铮手中的剑也迅速挥动了起来,一剑起,顾前不顾后,一剑扬,顾左不顾右。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