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天剑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百九十四章 老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陵州有大江,大江蜿蜒浩荡,贯穿整个陵州之后,然后于中州交界处,一泄千里,再无惊涛骇浪之势。

    江名陵乐,寓意与陵州共乐。然而,自从十二年前陵州两大世家的齐家和尺家一朝覆灭,陵乐江上从此沉寂,一片死水,难以再起波澜。

    只是,今日的情况有些不同。往常并无多少船只往来的陵乐江上,此时一条数十丈的龙骨大船正横跨江面。

    大船之上只有一面红色大旗,金漆书写的三个大字格外醒目--金意楼。

    江上本有一些简陋渔船和竹筏,也都被迫纷纷停在岸边。只是,这些个渔夫打扮模样的汉子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眼睛时不时看向那条龙骨大船,经不住的好奇。

    龙骨大船长数十丈,高也有三四丈,俨然一个庞然大物。前后各有四艘精钢打造的商船,商船稍小,却也有丈余之高。这样的配置,加上金意楼的招牌,那就意味着生人勿近。

    大船之上,一位衣着华丽,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倚栏而立,他瞧了瞧那四艘商船,喟然叹道:“传闻当年齐家和尺家声乐之道冠绝天下,陵乐江上之盛景,更是号称千年难遇。江湖传言,便是今日之金意楼也难再现当初之一二盛况。”

    男子身后站着一位黑衣老者,此时老者自然笑道:“既然是江湖传言,那大多当不得数,更不能当真。”

    “是不是对金意楼不利的传言,都不能作数?”中年男子笑着打趣道,“我公然说这等贬低金意楼的话,大管事您竟然不生气?”

    黑衣老者轻轻拍了拍大腿,惊道:“哎哟喂,客卿大人,这个您字,可着实是有些折煞小的了。”

    中年男子惊讶说道:“堂堂金意楼的大管事,一言定万人生死,这话可不是虚的。大管事何必如此呢?”

    那黑衣老者微微一笑,头低了下去,解释道:“五爷说笑了。我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东西,也就是主子看我还有些用处,我才勉强站在这个位置上。奴家也清楚,自己不过是个奴才,哪里敢和客卿大人相提并论呢?”

    被称作客卿大人的男子赶忙摆手道:“欸,大管事,您这话可不对。若是连您都自称奴才,那我这等无权无势的江湖匹夫,该如何自处呢?”

    “客卿大人,您这可就不地道了。奴家虽不在江湖闯荡,也是早就听说了,这江湖中武夫万万千千,能被金意楼拜为客卿的也不过双手之数。您这一口一个您老的,一口一个大管事的,可真是有点折煞小的,小心,客卿大人在这条船上再也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儿了。”

    这句话有些开玩笑了。中年男子听了,会心一笑。他名叫钱五,名字简单,可不代表他真的是个草莽武夫,而能在金意楼做到大管事这一职的,哪里会是个简单人物。不过看眼前这个黑衣老人的谦恭到近乎谄媚模样,他不得不打紧了精神。毕竟,这种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把戏,他行走江湖多年可是见得不少。

    钱五思忖片刻,提议道:“大管事,你看,要不这样,钱五本是草莽之人,也不会玩虚的。大管事比我年长几岁,我斗胆不称您老。而若是大管事看得起,就唤我名字钱五就可以了。”

    谁说武夫尽是五大三粗的草莽,钱五心思透亮,这话说得可是滴水不漏。

    大管事可不敢贸然接话,笑着道:“大人切莫说笑了。金意楼规矩森严,若是我敢直呼客卿大人姓名,被我家主子知道了,非得剥了小人的皮不可。”

    稍后,二人在称呼上做足了讲究。到最后,只是各退了一步。大管事还是大管事,客卿大人也没有降了一级,不过换了一个称呼,五爷。既然是爷,自然得小心伺候着。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话题兜兜转转,一圈之后,竟是又回到了尺家和齐家。

    钱五一手托住下巴,说道:“想当年武痴如我,闯荡江湖,醉心武学,对于这等吟诗作对弹琴的文雅之事,向来是避而远之。没想到,这一生没有机会再见识那等千年难遇之壮观。”

    “按我说,五爷生为武痴,该是幸运才是。不然,最后也不会问鼎扶摇,有了今日之成就。若是五爷弹琴,那才是整个江湖的损失呢。”

    “也对,鼓瑟弹琴,礼乐传家,到最后落得个当年的齐家和尺家下场,满门尽灭,着实可惜,真不如不学。”钱五皱眉道,“不过,我听说当年那件事的背后,陵州还有一个偌大势力被覆灭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