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玄天魔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杀入血神庙!(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对于斗战界主来说,陈然无疑是强大的,甚至可以说伟大!她自己也是从下界上来,更懂在下界修行的艰难。

    而也正是因为懂,所以才明白陈然在下界抗衡纪元规则有多恐怖!当年她告诉陈然去寻找纪元规则的漏洞,原本只是随意说说,但哪知陈然竟真的去做了!而且,还成功了!乍听到这消息,斗战界主都懵了下。

    因为,她真的是随便说说!但陈然,却是做到了!以不入永恒之身,独抗十二纪元!偌大纪元十界,斗战界主是少数知道此事的!在她看来陈然在下界的十二纪元,胜过正常修士修行千百纪元!因为那是真正的近距离接触纪元规则,而且偏偏还不死!这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斗战界主都无法想象。

    不过在她看来,陈然活着已是奇迹,而且这才过去短短三纪元,陈然应该也修不出什么。

    但此刻。

    斗战界主知道自己见识还是太短浅了。

    又或者说,陈然已经不能用常理看待!一具分身…直接杀入血神庙!这可能么?

    斗战界主本能的不想相信,但此刻她却是开始期待陈然创造奇迹!“我倒是忘了你本就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男人。”

    她低语,罕见的笑了笑。

    她知道自己哪怕获得的成就再高,实力再强,也无法和陈然相比!与此同时。

    血神庙边缘。

    血城之上。

    “砰!”

    血妖捏碎了一块巨石。

    他眼眸冷厉:“东路…被一个人破了?”

    他质问身边修士。

    那血修冷汗直流,低着头:“也不知道哪里出来的怪物,血牧根本拦不住他!”

    “废物!”

    “去告诉血牧,要是这都拦不住,提头来见!”

    血妖冷喝。

    “是!”

    而此刻。

    血牧真的是吐血的冲动都有了。

    陈然继续在杀着。

    你不累么?

    他很想大声问一下陈然!血牧看的都有些想吐了!作为血修,自然是杀戮成性的存在!可血牧觉得他这辈子杀的人,都没陈然这些时日杀的多。

    那真是杀的血流成河,尸山血海!而且所过之处皆是,一堆一堆的。

    这一刻。

    东路的血修彻底被陈然杀的胆寒了,除了他们几个强者,所有血修看到陈然就跑。

    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偏偏陈然还跑得快,逮着人就杀!在东路的血修眼中,陈然就是一个无情的杀戮傀儡!“统帅,我们要撑不住了!”

    那两个两百纪元的血修神色痛苦,毁灭之火已是灼烧的他们痛不欲生。

    要不是有血牧的命令,他们早就退走了!“废物!”

    血牧大骂。

    他…并不知道毁灭之火的恐怖,只觉这两个血修被陈然吓到了。

    “继续!继续!死也给我撑着!”

    血牧咬牙切齿。

    “统帅,血妖大人有令,不计一切大家斩杀此獠!”

    有血修从远处冲来。

    血牧一震。

    “我懂!”

    他面孔狰狞。

    时间缓缓流逝。

    陈然不断推进。

    “啊!”

    惨叫回荡。

    其中一个两百纪元血修浑身开始燃烧起毁灭之火!他的大道和肉身已经达到能承受的极限。

    “死!”

    陈然厉喝,毁灭之剑扫过,大火滔天。

    这一下爆发,方面万里之地瞬息变成火海。

    不知多少血修因此而丧命。

    他们…连逃都来不及逃!“啊啊啊……”那两百纪元血修惨叫连连,很快就是被烧成了磅礴的血之力。

    陈然张口便吸,犹如古老的邪魔。

    一旁那个看的毛骨悚然。

    他是真怕了!他想救。

    但仅仅十息,那人就被陈然吞噬殆尽。

    陈然的实力…也因此暴涨。

    “统帅,真打不过了!”

    “这人…就是个怪物!”

    那血修惨叫,开始倒退。

    “你!”

    血牧大怒,冲过来,但陈然早一步就推开。

    其身无形!随着实力的变强,血牧根本很难再打到陈然!“到我这里来!”

    血牧怒喝,看出陈然斩杀的血修越强,实力进展也越快。

    这…就是个怪物!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力量能这么增长的!是展开了秘法?

    还是本身实力就很强,只是之前虚弱了?

    血牧想不通,但他知道不能再如此下去。

    陈然冷笑,理都没理!对于他而言,杀弱一些的血修也一样,反正积蓄的都是力量。

    “轰轰轰!”

    东路血修的噩梦再次来临。

    不管逃到哪里,陈然都会突兀出现,乱杀一通!“去通知血妖大人!”

    血牧怒叫。

    他真是没办法了!此刻,陈然距离血城之地其实并不远了!说着。

    血牧自身也隐匿。

    他要做最后一搏!“你再去拦他最后一次!”

    他的声音在那两百纪元血修耳边响起。

    那血修脸色煞白。

    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再去面对陈然,此刻体内毁灭之火还在沸腾着,让他痛不欲生!但血神庙等级森严,他要违抗血牧,等待他的也将是死亡!血修一咬牙。

    “该死,拼了!”

    他怒叫一声。

    时间流逝。

    小半日后。

    那血修拦在陈然前,爆发最强战力。

    陈然眼眸冰冷:“不知死活!”

    “敢杀我血神庙这么多人,你必死无疑!”

    血修怒吼。

    整个东路,差不多一半血修被陈然杀了!总数绝对超过百万!而这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因为之前其他路也有不少血修过来增援。

    不过结果可想而知,皆是被陈然砍瓜切菜般杀了!“轰!”

    大战爆发。

    血修痛苦大叫。

    与陈然的战斗,绝对是痛苦的。

    大道,肉身,意志,都在被灼烧!他活了两百纪元,就没这么畏惧战斗过!“统帅!”

    很快,他就撑不住了!但。

    血牧毫无动静。

    “该死!要死了!”

    他怒吼,开始后退!此刻就算违逆血牧他也不管了,毕竟都快要死了。

    “既然还敢来,那就留下吧!”

    陈然神色冷漠。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