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剑斩破九重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外篇:天魔证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九劫连环,天劫引动人劫,人劫勾动命劫,共有二十八重劫难衍生,这是天也要灭我……”

    我冷冷一笑,对演天珠推算出来的结果不以为然。

    我三岁被老师带入天心观,十八岁已经把天心观嫡传的五识魔卷修炼至大成,开了天魔五识,得魔极宗长老看重携入本宗,参修魔极宗无上天魔秘典《天魔万化玄变经》。

    二十八岁度过长生劫,一年内便降服了域外天魔,炼就本命神魔,成为了魔门最年轻的魔主;三十岁之后纵横天下未尝一败,被誉为魔门六大正宗、十八别传、三十六旁门、七十二外道,千年以降第一天才!

    此后,我勇猛精进,两百年间,连破四境,三百二十岁晋升为魔门六大魔君之一,号为万化魔君。

    为了再做突破,晋升魔门至高无上的天魔至境,我进入了万魔堂,取出太上魔宗的至高经卷《离恨天书》。得到了魔门至高经卷《离恨天书》之后,我苦修一百八十年,十日前魔功终至大成,成为当代魔门第一人,也是魔门唯一的无上天魔。

    就在我三十三天注名,化生天魔的那一刻,却感应到天劫人劫命劫一起发动,纵然天魔之身几乎不死不灭,却也被劫数所苦。

    魔门至宝演天珠几次推算过去未来,仍旧呈现十死无生的局面,仅有的一线生机居然在过去不在将来。

    过去不可追,未来不可掌,这一线生机根本就等若没有。

    只是我从一介凡俗,一步一步修炼到天魔至境,心智坚毅无比,就算域外天魔也不能动摇分毫,又如何会为此动摇?纵然知道劫数临头,十死无生,劫劫连环,却也只有斩破虚妄,踏破生死,再无有一分退缩的心思。

    我把演天珠收了起来,演天珠号称魔门五大至宝之一,能推演万事万物,尽管我也知道演天珠绝对不会出错,但仍旧抱了人定胜天的意志。

    我眺望星河,良久才清喝一声:“徒儿!”

    八道光华平地涌起,三男五女齐齐拜倒在我面前!

    这八个人都是我的亲传弟子,修为最高的大弟子项情百年前就已经突破魔君之境,号为紫气魔君,堪称魔道巨擘。

    其余六位弟子也都各有不凡修为,为魔门新一代的风云人物,每一个人都有通天彻地之能,覆雨翻云之手段,但凡出自我门下之辈从无弱者。

    就只有我最小的一个徒弟应宁儿因为入门太晚,拜师才十三年光景未能晋升魔主,但也早就进军六欲魔的层次。

    应宁儿天份之高跟我当年几乎不相上下,还胜过了我的大徒弟项情,二十年内必然会度过长生之劫,只不过她未必愿意做魔门新一代的绝代天骄。

    我瞧了一眼这八个徒儿,脸上微微露出了讥讽之色,八名弟子登时都噤若寒蝉,包括已经修至魔君的项情都微微抿起薄薄的嘴唇,神情肃穆,再不复紫气魔君“紫气含八方,垂袖笼三山”的盖代风采。

    项情三十年前晋升魔君,成了魔门的紫气魔君,跟魔门其余五位魔君平起平坐,早就养成了堂皇大势。

    据说有一次他跟人斗法,一身魔门紫阳魔气涌出笼罩了对手门派所在三座山峰,生生把对方山门封了九个月,直到道门的几个老家伙出手才从容退去。

    从那以后,他就多了一个“紫气含八方,垂袖笼三山”赞誉。而且还是道门的几个老家伙嘴里传出,这可比魔门自誉的名号要响亮多了。

    此刻项情却半分气势也无,就如当年初拜师的时候,一派恭谨!

    我这个大徒弟号为魔门第一美男子,但性子却跟我一般,除了追求魔门大道,对情爱恩怨一概不理,出身魔门却从无半个红粉知己,也没有收过任何一位鼎炉,古朴方正,甚至总让我恍惚间,时常以为他不是跟我修炼魔门真传,而是道门某一派老古董调教出来的道门玄种。

    其余七个徒弟也都知道我的脾气秉性,都大气不敢不出,就算最为顽劣,自号魔门第一无赖的四弟子凌飞,也不敢再有半分玩笑的神色。

    我此番的劫数是九劫连环,天劫引动人劫,人劫勾动命劫,天劫人劫命劫一起发动。

    换句话说,这些我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也有可能成为我的人劫之一,若是按照魔门一贯的作派,就应该斩草除根,先绝了后患。

    这八名弟子也知道我可能会采用这种暴烈的手段,只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逃脱,我一声令下还是都乖乖的来了。

    我摩挲了一会儿下巴,脸上冷笑不断,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此番为师劫数到了,但是我天心观的传承不能断绝,不管我能否过得此番劫数,从今日起,天心观的掌教就是项情了。”

    大弟子项情微微抬头,刚想要说什么,我已经随手一指,一道黑光飞入了他的左眼瞳孔,低声喝道:“此乃魔门至高经卷《离恨天书》,待你前去再也无路的时候就瞧一瞧!”

    项情微微一震,声音也略有了些颤抖,低声说道:“离恨天书乃是魔门三大至高经卷之一,本身亦有无穷妙用,师父抵御天劫也许有用,何必在这个时候赐予徒儿?”

    我摆了摆手,项情不敢再多说话,我随即瞧了一眼二弟子风太岁,他本来出身妖族,给我收入门下,传授魔门大法,性情最是暴烈。

    我随手把腰间的佩剑扯下,抛了过去,淡淡的说道:“太岁你性子暴烈,虽然修行的时候勇猛精进,但却更易受天魔蛊惑。这口九宸伏魔剑是我修道以来,亲自祭炼的第一件法宝,已经感应通灵,或可在有朝一日帮你斩却心魔。”

    风太岁接过了九宸伏魔剑,微生哽咽,低头不语,我抚摸了一下他的大头,笑了一笑说道:“当初你入我门下还毛茸茸的一团手感甚佳,现在却再也没那种机会了。”

    风太岁全身一震,低声说道:“弟子无日敢忘师父当初恩德!”

    我没有再理会风太岁,瞧着三弟子萧观音,微生几分宠溺的说道:“你性子倔强,有我在无人敢伤你害你,若是为师不在了,就多向大师兄和你四师弟求助罢!”

    我随手把一个乾坤袋扔了过去,笑了一声道:“为师半辈子的积蓄都在这个口袋了,别说做师父的没给徒弟留点好东西。”

    萧观音性子素绝,就算当初父母和全家被瀚海魔盗用最残忍的手法杀死,她也没有落过半滴眼泪。

    只是在修道有成之后,历时三年,把瀚海魔盗数千人全数活捉,用魔门法术活生生的折磨了十年,这才一一炼魂抽魄祭炼了一杆离魂幡,为的就是能够时时折磨这些灭门的仇家,但此时萧观音眼眶却微微红晕,泫然欲泣,再无平素清冷之姿。

    我瞧了一眼自己最无赖的四弟子凌飞,笑了一笑说道:“我门下八个弟子,除了大师兄之外就数你修为最高,日后要记得多照顾几个师弟妹,也莫要让你三师姐吃亏。”

    凌飞笑了一笑,说道:“师父乃是当代魔门唯一的无上天魔,若是渡过劫数,魔威横扫天下,谁人敢招惹我们这些弟子?弟子还是预祝师父大功告成,万劫永寿,魔极天地,亘古无敌吧!”

    凌飞平时态度活泼,号称魔门第一无赖,此时虽然说笑,却十分之勉强,只是强撑着笑容。

    我伸手一指一道白光飞落凌飞的眉心,淡淡说道:“我本是魔门旁支天心观的弟子,但修为有成之后,却被六大正宗之一魔极宗收入门下,这是魔极宗的天魔舍利。你得了此物,就算是魔极宗的下一代掌教了。”

    凌飞大吃一惊,伸手一拂,眉心猛然显出一道竖痕,一粒白森森的骨珠在竖痕中显出,宛如一颗眼珠睥睨天下。

    我嘿然一笑说道:“天魔舍利是魔门五大至宝之一,来历神秘无比,历代魔极宗的掌教,长老,以及各位弟子,只要不是横死,都会在濒死前把毕生修为灌注到天魔舍利中,论起杀伐之力,天魔舍利为魔门第一。你把魔门五大魔君都得罪遍了,若没有此物,凭你小子闯下的各种大祸,为师去后,只怕无人能护得住你,就连你大师兄都不成,为师我已经用不到此物,就便宜你小子了。”

    凌飞迟疑半晌,这才溃然说道:“弟子谢过师尊。”一向惫赖的他居然微有哽咽,可见心情之激荡。

    我叮嘱完了这四大弟子之后,对剩下的四个弟子也就没什么耐心,对五弟子粱庸,六弟子朱红袖,七弟子龙吉吉说道:“你们这就回去太上魔宗吧!我这里已经用你们不着。本来你们便是我抢夺来的徒弟,如今我劫数临头,自身难保,你们哪里来,便哪里走!”

    粱庸,朱红袖,龙吉吉这三个女徒弟,其实并不算是我的真传弟子,她们三人原本是魔门六大正宗之一太上魔宗最出色的女弟子。

    太上魔宗跟我出身的魔极宗各执魔门之牛耳,坐拥万魔堂,更有魔门五大至宝之一的天魔离光尺镇压门派,所传《离恨天书》是魔门仅有的三卷能够晋升无上天魔的典籍,实力犹在我出身的魔极宗之上,远远压过了其余四宗。

    我成就魔君之后,闯入万魔堂,跟太上魔宗的九渊魔君赌斗了三场,把他最出色的三名女弟子赢了过来。

    我们本来约定连赌十场,结果九渊魔君输了三场之后,就宁肯把万魔堂输给我,也不肯再赌下去了。

    粱庸,朱红袖,龙吉吉虽然也得我指点,各自突破本身境界,但跟我感情却不算深厚,远不如我真正的四名真传弟子,说不定心里还特别恨我。

    若是我没有出事儿,她们自然只是魔极宗的弟子,再也翻不出天去,但我此时自身难保,这三个女徒弟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粱庸微微抬头一双美眸中不见半分感情,低声说道:“弟子预祝恩师破劫成魔,飞升三十三天!”

    她说完了这句话,一顿足就化为魔光冲霄,须臾就走的不见影踪。

    粱庸本来有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叫做梁漱玉!容貌亦是绝艳,是魔门六大正宗有名的美人儿,更是九渊魔君的亲自挑选的大弟子。

    她在太上魔宗的地位就如我的大徒儿项情一般,天份资质才情也不下于项情,甚至就连性子也跟我大弟子项情十分相近,舍魔道之外,再无他物。

    梁庸被我抢到了魔极宗之后,就换了一个男性化的名字,平时更好以男装打扮,并故意把容颜用魔功变化的跟男子一般无二。这个女弟子从不曾反抗过我这个师尊,也绝无半分迎合,循规蹈矩,宛如泥雕木塑,但我知道她内心必然有一股傲气不曾被真个磨灭。

    这个五弟子临走的时候,终于展露了几分当年名唤梁漱玉,身为太上魔宗大弟子时候的绝代风范。

    朱红袖和龙吉吉互相对望了一眼,各自一咬银牙,亦恭祝我破劫成魔,便自驾驭遁光飞走,似乎片刻也不想停留。

    若是没有被我抢到魔极宗,她们本来也是太上魔宗最出色的弟子,未来未必没有晋升魔君,甚至接掌万魔堂的机会。

    她们两人看着项情一步一步晋升魔君,梁庸被压制得数十年修为止步不前,自身的前路也被断去,未来成就有其极限,若说是心头无恨,绝没人肯信。

    我目送这三位女弟子离开,最后才瞧着最小的徒儿应宁儿,嘿嘿一笑,说道:“你也回峨眉派吧!我跟你父亲斗了大半辈子,还把他的独生女儿抢夺来做徒弟,让你修炼了一身魔功,但始终在最关键上头输了他一招。他如今已经飞升三十三天,我却要面临十死无生的劫数,是他胜过我了。”

    应宁儿咬了咬牙,低低的说了一声:“弟子谢过恩师!”随手捏了一道早就藏在衣袖中的符箓,化为一道青光飞走。

    我抬头望了一会儿,待得再也见不到这个最小的徒弟,这才一挥衣袖,喝道:“你们也去罢!”项情,风太岁,萧观音和凌飞各自叩首百拜,步行了百余步以示恭谨,这才恋恋不舍的驾驭了遁光飞走。

    待得八名弟子尽数离去,我这才轻叹一声,随手一招,有三件法宝浮现绕身环飞。

    我在成为魔君之后,用巧取豪夺的手段先后把魔门五大至宝的中的两件得在了手里,那就是天魔舍利和演天珠。

    前者是魔极宗的镇派之宝,本该就由我执掌,后者得自乾坤道,是乾坤道的镇派之宝,只是乾坤宗没遮拦人物,抗拒不得我的魔威,保不住这件镇宗的宝物。

    我成就无上天魔之后,不用什么手段,甚至都没有开口,魔门其余的宗派就乖乖的把魔门五大至宝的另外三件天魔离光尺,大自在天魔幡,浑天魔鉴奉送了上来请我“雅鉴”,魔门五大至宝尽数归于我手。

    魔门五大至宝都非是尘世之物,来自虚无缥缈的三十三天之外,每一件都神妙莫测,各有不凡功用。

    《浑天魔鉴》能号令万魔,最善召唤域外天魔,是混天道的镇派宝物,我现在天劫人劫命劫连环,自是不会将它带在身边。此物带在身边,若是再把无穷天魔招来,我渡劫都不用考虑了,只须考虑怎么能死的痛快。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