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踪谍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七百零五章 宁波局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孟绍原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赖颂声?”

    “是我,孟主任。”

    “汇报下宁波的情况。”

    “是。”赖颂声身子站得笔直,很有几分军人味道:“我们在宁波一共有十五个人,属于独立机构,不归属宁波站管辖,因此和站长吴成章之间关系始终有些尴尬。”

    孟绍原听的非常仔细:“这十五个人,多少是值得完全信赖的?记得,是完全!”

    “八个,忠诚上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赖颂声回答的毫不迟疑:“我们中队发展的之所以如此缓慢,一是因为和宁波站的矛盾,二来也因为情况的特殊性,所以秉承着精挑细选的理念,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他们随时都准备效忠党国!”

    孟绍原点了点头:“日本人方面的情况呢?”

    “宁波的情况太复杂了。”赖颂声随即回答道:“在宁波,至少活跃着几百日特和汉奸,日本驻甬特务机关的机关长是源谷正康,中日全面开战后,源谷正康立刻彻底转入地下活动,从此销声匿迹,我们无法知道他的藏身点,但他依旧在指挥宁波日本特务活动。

    汉奸方面,大大小小的汉奸不少,其中最大的一个汉奸是何东湖,这个人据说身上有一点日本血统,他很早就和日本人合作了,生意主要是和日本人做,算是宁波数一数二的大商人,他对日本的态度,向来就是‘和则生,战必亡’。”

    和则生,战必亡。

    这似乎成了那些大大小小汉奸的口头禅了。

    孟绍原皱了一下眉头:“既然知道他是个大汉奸,为什么不动他?”

    “有难度。”赖颂声苦笑了一下:“这个人在宁波经营的久了,势力很大。他聘请了土匪出身的江大武当他的保镖,家里每天不少于十几个保镖,全部荷枪实弹。而且,他和宁波警察局长曹奉关系很好,两个人是把兄弟,他的身后有宁波警察帮他撑腰。

    随着抗战的进行,日本人占据上风的时候,何东湖态度极其嚣张,多次在家中召集大大小小的汉奸,商量所谓的‘宁波和平事宜’,说穿了,无非就是如何策划投降。台儿庄大捷后,何东湖如丧考妣,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过了几天,听说日本人在徐州战场大举增兵,立刻又变得趾高气昂起来。这个人非常胆小谨慎,据说,他的家里有一条密道,一旦发生任何情况,他都可以从密道里逃跑。不过密道在什么地方,通向哪里,我们都无法掌握。”

    孟绍原听完,托着下巴在那想了一会:“储修岩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认识,但交情不深。”赖颂声接口说道:“此人还是很有爱国气节的,何东湖出面弄了一个所谓的‘宁波和平委员会’,自己亲自担任会长,曾经邀请储修岩出任副会长,可非但被储修岩严词拒绝,何东湖还被痛骂一顿,因此两个人是死对头。

    日军占领上海,储修岩多次捐钱捐物,还自掏腰包组织了一支‘甬上抗日决死队’,放出话来,日本人若是敢踏进宁波一步,他必然亲自率领决死队,和日本人死战到底。决死队大概有五十多人,武器都是从上海购买的,他自己担任决死队队长。”

    这个人不错。

    孟绍原的脑海里迅速有了一个大致的勾勒。

    在赖颂声的介绍里,宁波除了储修岩和赖颂声这两个商人,还分成很多派别,这其中何东湖的靠山,宁波警察局局长曹奉,贪赃枉法,横行宁波,日本人一旦来了,第一批投降的一定有他。

    另外一派则是两浙盐务税警部队,这些税警绝大部分抗战意愿都很强烈。尤其是分区区长吴国柱,是铁杆的抗战派。

    他经常和自己的手下说:“哪家的日子过得好好的,忽然来了一群强盗,你不和他们拼命,却反而还要把自己的老婆儿子献给强盗的道理?和强盗玩命,不一定能赢,可起码是堂堂正正的血性汉子。我们宁波人啊,天生骨头就硬!”

    “好一句‘我们宁波人天生骨头就硬’!”孟绍原赞叹一声:“赖颂声,你想办法安排一下,我要和这位区长见一面。”

    “是。”

    “见到吴区长的时候,你这么和他说。”

    孟绍原沉吟一下说道:“你把我的身份全部如实的告诉他,就说我孟绍原这次来到宁波,为了锄奸而来,但我缺兵少将,吴区长是否愿意帮忙,但凭他的心思。”

    “好的,我立刻去办。”

    “抓紧,去吧。”孟绍原看着赖颂声出去,在那坐了一会,把虞雁楚叫了进来:“你和虞洽卿是亲戚?”

    “是的。”虞雁楚点了点头说道:“辈分上,他行大,我管虞洽卿要叫一声大哥。我们浙江人注重家族观念,互相帮衬,辈分上的事情是一丝一毫不能错的。一旦乱了辈分,在我们看来就是天大的事。

    前几年,我听说我们那有对恋人,男的要管女的叫姨,家里人都怒了,他们也胆子大,决定私奔,可是跑到一半,就被抓回来了。那时候那女的有了身孕,她父母强行让她打了这个孩子,然后第二天,就把她嫁到外乡去了。”

    孟绍原顺口问了一声:“男的呢?”

    “被打折了一条腿,逐出家谱,赶了出去。”

    孟绍原叹息一声,民国都那么多年了,可在中国的很多地方,依旧如此。其实再仔细想想,即便再过个几十年,情况恐怕也没什么改观。

    他有一些好奇:“储修岩得管你叫什么?”

    “他得叫我二十七姑。”

    “二十七姑?”

    虞雁楚面上一红:“虞洽卿是和储修岩平辈论交,可是储修岩对虞洽卿是执的师礼,算是晚辈。家谱上,虞洽卿这辈的人,我排行二十七。”

    这家族得有多大啊?

    “虞雁楚,来之前我已经让虞洽卿通知了储修岩,一会,你和我一起去拜访一下他。”

    “是,孟主任。”

    虞雁楚还是比较兴奋的。

    这对她而言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