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410章 大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烧烤堆的作用之下,虽是寒冬,三人却是热热乎乎,侯云策给张克利撕了一块焦脆的羊肉,还让他喝了一口老酒,阿济格切了一块最嫩的羊肉,还给他了一碗羊奶。

    侯宗虎很少看到父母同在一起,此时他显得特别安静,内心深处的幸福感却汹涌如长江,他虽然年幼,却跟随着母亲历经当过俘虏,又千里逃亡,心智比同龄孩子早熟,他用手背揩了揩眼角的泪水,脸上露出小孩应有的笑容。

    侯云策只了解张克利顽强的一面,却从来没有看到他充满着柔情的小心灵,阿济格虽然深知儿子的性子,但是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侯云策身上,忽略了儿子细微的表情。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张克利率领着大军与异族军鏖战于中亚苍凉的山地之时,在战事最艰苦最绝望的时候,他也以为难以取胜的时候,就多次回想起这难得的温馨场面,他历经磨难,却凭借着顽强和黑雕军的强悍,最终将黑雕军军旗插在了地中海之滨,无数金发碧眼的异族人在他脚下颤抖,亲吻着他走过的地面。张克利成为了伟大的地中海之皇,与中原的皇帝侯宗林交相辉映。

    但是,张克利最终没有率军向大梁出发,他留给儿子的最后遗愿:将尸骨带回大梁,和母亲一起安葬于大梁城外的黑雕军公墓之中。

    所有恩怨随着时间已化成灰烬。侯宗林的继承人,侯云策长孙,大林帝国的皇帝,接受了地中海之皇的请求,他将侯宗林和张克利一左一右地安葬在侯云策身旁,三位大帝如天空中最闪亮的三颗星辰,照耀了整个世界,勇气、智慧、亲情、背叛和杀戮。人世间最美好和最丑陋的一幕,难舍难分地交织在一起,成为这个黄金家族最伟大的传奇,千百年来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永远在大地上传唱。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三个来自黑城的人就皇宫中,围在火堆边,说着粟末肃慎族和清风岭的闲话。侯云策当了皇帝以后,每天面临着纷繁复杂的事务,难得有真正放松下来的日子,阿济格对中原不熟悉,深入灵魂的仍是往日熟悉的山河旧事,因此,她谈话的兴趣点全在遥远的清风岭上。

    而侯张克利则缠着养父,让养父讲当年率领少年营在清风岭如何打猎,如何与契丹人打仗。张克利和阿济格曾经被契丹人俘虏过,所以张克利小小心灵中,最痛恨的便是契丹人,这是他记忆中最直接的敌人,他津津有味地听着养父捉住了契丹人公主、打败了契丹军队的英雄故事,听着故事的时候,他满脸通红,紧紧捏着刀子,一幅极为向往的模样。

    时间如流水一样,不管生活是简单或是复杂,精彩或是沉闷,它都是飞快地溜走。对于侯云策来说。汉兴二年春节,是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各种好事频传。

    小柳与韩家驼背成亲以来,日子过得不错,经常回到宫中。小柳侍候赵英多年,主仆感情很亲密,韩家驼背借着小柳的关系。官运很是不错。春节前,小柳怀上了孩子,消息传到了幽州,镇守幽州的韩通极为高兴,多次用黑木盒子上书侯云策,表了忠心。成功用婚姻关系捆住了一员有威信的老将,算得上极好的一件事情。

    北方大雪,契丹人牛羊损失惨重。不少部族便纷纷南下,被射成独眼的刘继业早有防备,与契丹部族军甚至宫帐兵交手无数,将契丹人牢牢地挡在北汉境内,他在这一串战事,树立了在北汉军中威名,一扫数次被大林军击败的霉运,“刘无敌”的威名重新开始在北汉各地流传。

    而何五郎奉命率领着豹威军,冒着大雪,偷偷地潜入了桑干河一带,豹威军一部来自于灵州,另一部来自于金山营,向来长于在严寒下作战,何五郎放过了数队契丹小队,当一股上万人的契丹人马与刘继业作战失利以后,受到了何五郎所部突袭,损伤大半。何五郎军中两千骑兵,紧迫残敌不放,歼灭了数千契丹人,他们跟随契丹溃兵,突然闯至契丹大营,将契丹部族首领耶律达当场斩杀。

    耶律达是契丹主耶律述律的堂兄,是契丹的大族首领,被斩首以后,引得契丹全朝震动。

    契丹人大败之余,将怒火集中于北汉。契丹数次派人进攻北汉,可是在刘继业顽强抵抗之下,始终没有能够进入北汉境内,他们在与北汉作战之时,多次在桑干河遇袭,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停止了对北汉侵袭,转而进攻韩通镇守的幽州。韩通是大林禁军大将,人老成精,根本不与契丹军硬碰,据燕山之险,死守各个关口,将契丹全军挡在燕山以北。

    此时,契丹主耶律述律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幽云十八州的重要性,契丹虽有无敌铁骑,却过不了燕山,只能望山兴叹,就在侯云策欢欢喜喜过春节的时候,契丹军民被冻饿之死甚众,又不能从南朝得到补充,人心大恐,损失严重。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