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刘备的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588章 1.177 不言代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oyuge.com(傲宇阁)
    曹冲拍马上前:“何人当车。”

    只见那人,提灯照面:“辅汉大将军府,右丞贾诩,求见太后。”

    好一个,神鬼奇谋贾文和。

    曹冲闻声一愣。待辨清相貌,又尴声一笑:“原是右丞。”

    便有具装骁骑,引贾诩至车前。永安车马,乃蓟王所献,尤胜王宫车驾。

    “下臣贾诩,叩见太后。”

    “右丞,所为何来。”车内果是窦太后。

    “为救天下。”贾诩再拜。

    “右丞当车,当窥此局。新帝被废,朕与太子,远赴漠北。洛阳朝堂,再无‘鹊巢鸠占’,蓟王,身后无忧。何曾不为天下计。”窦太后,柔中带刚。

    “太后苦心,下臣岂不尽知。”贾诩,躬身答曰:“然我主,豪杰当世,磊落行事。耻于,权谋立国,必不肯,苟且行事。太后无过,岂能自徙,塞外苦寒之地。”

    “蓟王。”窦太后一声轻叹。

    贾诩言道:“太后若远避漠北,主公必亲自迎回。然若,去而复返,再回京师。因‘夺子之恨’,灵思皇后,又岂能与太后相容。如此,‘二宫流血’,几无免也。”

    试想,窦太后无端掠走太子,何后焉能不恨。

    “今夜之事,右丞尽知否?”窦太后,别有深意。

    “下臣,尽知也。”贾文和,斟酌作答:“陛下暗募死士,欲借上寿之礼,诛十常侍以明志。然行事不密,被十常侍先知,于是调西园卫入鞠城,欲‘矫诏’废帝。然下臣料想,大将军何进,必别有所图,且另有黄巾余孽,行乱中取利。故下臣,已尽起幕府五校精兵,数路兵分……”

    “右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窦太后叹道:“朕复何言。”

    “如此,请太后,移驾永安(宫),从壁上观。”贾诩再拜。

    “执金吾,又当如何?”窦太后不愿累及无辜。

    “下臣,遥看太仓,火雨分落。武库比邻,或被延及,亦是常理。”贾诩语透深意。言下之意,太仓毁于兵乱。武库亦受延及。个中隐秘,皆化为灰烬。

    “如此,朕足可安心。”窦太后言道:“传令,回宫。”

    “喏!”便有一豪勇骑士,车前领命。此人正是窦统独子,年仅十五之没鹿回王子,窦宾。

    待窦太后,车驾返回。本奉命接应之越骑校尉曹冲,打马上前,抱拳求问:“我等行事,如此隐秘,右丞何以先知?”

    贾诩叹声一笑:“我亦未料,竟是二位老大人携手,为二宫止血,为大汉续命。”

    今夜实乃,看似游离于权利中枢之外,一人迁居消灾、一人称病辟祸之,长乐太仆程璜,并大长秋兼领尚书令曹节。二位老大人,联手兜底。

    “待日出,万里江山,鹿死谁手?”曹冲又问。

    “复归正朔。”贾诩一语中的。

    曹冲轻轻颔首,忽开口:“求函园美宅安身。”

    贾诩笑答:“此事易耳。”

    “谢右丞成全。”曹冲喜不自禁(详见:《四海·1.54四方杀局》)。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