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途遗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十一章 意难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虽然水馨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现在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但对出门遇上人这点,她还是有准备的。对这个问题自然也是。

    她就当叶平舒问的是“你训练完了么?”

    于是她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叶平舒倒也没有追究,不过,他的话或者比追究祈祷的问题还要犀利尖锐,“你不会不知道,你以前学的那些东西,都可以打发时间用吧?”

    水馨的修炼功夫不到家,她的脸色僵了僵。

    “为什么不说?”叶平舒继续问道。

    水馨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能说我两辈子的记忆有点混淆了,怕露馅吗?

    而且,那虽然是原因之一,但另一个重要原因却是,有一种奇怪的本能,促使她闭口。而那奇怪的本能,又和叶平舒当时看她的眼神不无关系。

    幸而,也不用水馨分辩了。

    因为叶平舒转眼就说道,“当然,其实我也是学过的——下棋,还有一些别的游戏。”

    水馨瞠目。

    叶平舒“哈”的一声,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那个空旷的地下大厅,忽然转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话题,“树神赐福,五年一次。但要说能提升修仙资质的赐福,却是十年一次。你知道十年前那批木组训练生,在五年苦战,离开地下的时候,还剩下了多少人吗?”

    水馨的心里猛地一跳——她当然意识得到,叶平舒和她说这些话,本来就是十分不同寻常的。这些事情,只怕其他的训练生们也不知道。

    他们……压根儿就还没有“伤亡”的概念!

    “得到赐福的一百零三人,没有得到赐福的八十七人,这是那一期木组训练生的总数。但当他们最终完成换防,走出地下,只剩下了二十一人。”

    叶平舒自顾自的说着,似乎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数字,有多么惊人。

    水馨对比了一下,却觉得全身发寒。

    “我父母的那个时候倒要好得多。”叶平舒继续道,“那时候他们统共二百一十三人,五年后走出地下的,有四十二个。”

    ——好到哪里去!

    水馨几乎在心底咆哮了。

    当然,五分之一差点和九分之一差点,听起来前者肯定好得多。

    ——可话说回来,叶平舒干嘛要说这个?

    水馨也有点疑惑。不过,叶平舒显然不打算解释,他轻巧的从山道边跳起,再次看着水馨,笑道,“你本来是凡人,‘本命魂牌’这种东西,应该是没有听过的。你不好奇吗?”

    水馨一僵,之前的惊讶也好,疑惑也罢,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叶平舒的思维跳转看来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说了这么一句以后,他抬头望了望山洞顶部,道,“时间不早了,晚安。”

    挥了挥手,他直接走回了和水馨相连的,他自己的石室,关上了门。留下水馨在外面僵硬了好一会儿。

    木组的训练生们,绝大部分都单纯得令人惊讶。可水馨觉得,自己的“表演”,应该也还是大体过关的。但叶平舒这些话,分明是在告诉她——

    其实她的智商和情商都一点也不过关!!

    是啊,本命魂牌这种一听就不大对劲的东西,她居然完全没有反应,这难道不奇怪吗?

    水馨懊恼得几乎以头撞墙。

    不过……

    水馨皱起眉头看了叶平舒的石室一眼——倘若她不见得过关的情商和剑修本能没有出大问题的话,叶平舒之前那些话,似乎更像是好意提醒,或者,还有几分调侃?

    反正她没察觉到恶意。

    而再据说,恶意,本就是煞气的来源之一。哪怕还感应不到兵魂,剑修对旁人关于自己的情绪,应该都十分敏感。

    如果没有恶意的话……为什么?

    ——因为主角光环?

    水馨想也不想的否决了这个可能。

    然后,她再次问了自己一次,那个最令她疑惑的问题——这是一个连灵魂也可以改造的修仙世界。如果她是穿越而来,取代了原主的灵魂,对灵魂改造的“人”,难道真的会一无所知?而其他的修仙者,难道就会看不出来?

    而按照她前世的知识,穿越,也绝对不该是什么泛滥的,念叨一声“穿越大神”就能完结的事。

    水馨知道,这些事她暂时还追究不来,但也不是全无猜想。

    叶平舒的表现,让她隐隐觉得——他的态度,和那个有没有关系?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